重出江湖啦(无力虚弱喊)
其实不过是把缩回去的脑袋钻出来了……

【原创】生人勿近2:虚拟国度

我改了一些细节还有结尾,唉,其实前段时间码的很多字都不满意,经常会有码了一章后又删掉搁置着的事情。
有的时候我不更新,可能只是因为新码的章节不满意,不想放上来,但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候只有等到我码出了自己感觉可以的才会放出来。

5.

其实在这个死一次前,他还完成了上一环【帮酒鬼汉尼斯买一瓶好酒】的任务,加上解锁场景的奖励,成功达到了8级。

而这个特殊的连环任务,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一环任务和前面任务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有了一个限制条件【不得与其他任务同时进行】。

而夺还战争这款游戏有一个设定,那就是十级之前只能通过任务升级,而达到十级也还不能通过杀怪升级,你必须选择兵团,在完成各兵团的特殊任务后获得杀怪必备道具【立体机动装置】才行。

所以,艾伦现在面临着这样一个局面。

他为了任务需要死一次,可是十级前的新手保护让他无法受到伤害,他为此必须升到十级,那时候新手保护就消失了。而需要通过任务升级的他受到特殊连环任务的限制条件而无法去接其他任务。

……这还玩什么?!

艾伦一个头两个大,这样绕来绕去的思考向来不是他的长项,可以顺利地解开数学难题不代表他可以解决这种奇怪的困局,如果是阿尔敏的话还可能会有什么办法……

“你看起来很困恼的样子啊,”始作俑者居然还特地来慰问一脸呆愣的艾伦,好在他也不是那么光棍的,“没办法啊,看你那么困恼的样子,我就告诉你一个办法吧。”

有办法不早说?!

“什么办法?”艾伦眼睛发亮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们十级前是有那个……什么保护可以免伤害的吧?受到那个的限制,我们也是不能伤害你们的,”这个‘我们’自然是指NPC,“但是有一个人,他和我们不同。可以说他是这个世界极为特殊的存在,他可以无视大部分的规则,比如你们那个什么保护的。”

“……BOSS?你是让我去找怪的BOSS吗?还是说游戏里的智脑?”艾伦一脸纠结,这人听着好厉害啊,应该是BOSS级别吧。

“不知道你在嘀咕什么……”汉尼斯有些犯困地打了个哈欠,“刚刚我听到你说调查兵团吧?你要是以后去调查兵团的话,那个人还会是你的长官。”

“……NPC?”艾伦刚想说NPC怎么会这么厉害,突然想起自己面前这个NPC就很不NPC来着,“他是调查兵团的长官的话,我现在才八级,不能进兵团,那我该怎么见到他?”

“怎么说呢,恩,一般情况下现在的你当然见不到他,但是你别忘了调查兵团的职责,还有墙外的那些家伙们,”汉尼斯颇为怀念地看着那道高耸的墙壁,“它们看着坚不可摧,实际上非常脆弱,我想最迟明天你就可以在这里见到他了。”

“那个人是男性,并不高,但是很有力量,眼睛细长,看起来很年轻。”

艾伦赶紧在记事本里记了下来,“那他叫什么?”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艾伦都无法理解自己在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时为什么会突然失控。

他曾经攀爬过一座山峰,山势崎岖,且有积雪,阿尔敏体力不支,他就背着友人,和三笠一起向上攀爬。直到云雾被光芒劈开,他站在那颗岩浆一般灼烧的太阳前,咧笑开来,大声地、发泄般地朝着远处呐喊。

就好像他登上山顶,窥见绚烂景色的那一刻一样,他难以自抑,甚至眼眶湿润。

 

汉尼斯说:“他叫利威尔,记住,只是利威尔而已。”

 

“诶?”反应过来的艾伦正用了死劲抓握着汉尼斯的左手,从他手腕的受虐程度来看,如果这不是游戏,一定会留下非常可怕的痕迹,“我这是怎么了?”他慌乱地甩开对方的手,哪怕知道对方是NPC,还是忍不住郑重地鞠躬道歉了,“对不起!我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就……”

“没事没事,不痛不痒,”汉尼斯毫不在意,还惬意地喝起了艾伦给自己买的好酒,“反正事情也办完了,我去喝酒了。”说着便醉醺醺地混到了那群醉醺醺的士兵中去了。

 

Freedom公司开发部的房间里,一排整齐放置的游戏舱中的一个打开了顶盖,里面的人边打哈欠边钻出来,“啊……都这个点了,果然熬夜打游戏不适合我这个年龄的人啊,而且游戏里的酒喝着完全不对味啊……”说着,他拿过一边桌子上放置的一罐啤酒,美美地灌了一口,“哟!果然还是这个味道!”

 

接下来,无论艾伦怎么和汉尼斯搭话,对方都只会一脸不耐烦地冲他挥手,“去去去,小鬼不要多管闲事。”

艾伦有些无奈,但感觉这样才像是一个正常NPC,果然之前觉得他不像NPC只不过是这个NPC的特殊设定吧?

那他现在该干什么呢?

艾伦和妈妈卡尔拉还是蛮像的,比如他现在也是坐在了街口堆砌的木箱子上,无聊地抬头看天空。

在那个NPC利威尔杀了他之前,他也只能这样无所事事的等着。

诶,他这样不就可以说是……

“名副其实的等死啊哈哈哈,”左侧的聊天界面中,欠揍的马脸让笑得一脸嚣张,“看你论坛上的截图我还以为你现在正春风得意呢,结果是在等死哈哈哈……”

闲下来的艾伦把所有知道的人都搜索了一遍,意外地发现很多认识的人都是登陆中的状态。

还不等艾伦和让吵起来,另一个声音响起。

“原来激活技能的是艾伦啊,”这是萨沙的声音,她一脸感激,“你是我的大恩人啊!我一进来就感觉肚子饿了,但是这里的人不让没有获得烹饪技能的玩家靠近厨房,即使好不容易做了也没有味道……现在我终于可以填饱肚子了!”

“萨沙你没有什么时候是不饿的吧,”马可的界面在右边,他站在野外,“这里的野生动物品种意外地多,艾伦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观察看看,让他要冲刺10级去宪兵团体会一下贵族的特殊任务,我正好没有人陪着呢。”

“啊……让去宪兵团吗?”阿尔敏笑眯眯的,“非常适合你呢。”

“阿尔敏你这话好像不是夸奖吧……”

“没有啊,我说的是真心话,让你想多了。”

【您有一条来自“三笠.阿克曼”的好友申请】

【三笠.阿克曼向您申请加入群聊】

【三笠.阿克曼加入了群聊】

“欢迎三笠!”萨沙啪啪啪地鼓掌,自嗨地很愉快。

“萨沙遇到好事了吧。”三笠的界面被排在了最右。

“三笠你做完兼职了?现在正好八点诶。”阿尔敏看了眼界面右下角的时间。

“恩,今天提前放了,店长他也买了游戏舱。”

“Freedom公司这下子可赚大了。”让咂咂嘴。

“说来,阿尔敏是想以后到Freedom公司任职的吗?”马可说。

“是的,我很崇拜韩吉先生,”阿尔敏一脸向往,“而且那家公司不仅仅聚集了很多科技开发的精英,还有很多厉害的黑客。”

“你是说ghost吧,”艾伦接过了话,“阿尔敏你小时候不是很向往当一个厉害的ghost吗?”

“那是小时候啦,而且ghost虽然也需要极厉害的技术但是需要通过大脑和网络直接对接,我的身体素质太差,恐怕承受不了和这么庞大的网络进行零距离接触。”

“所以这些ghost随便抽一个出来都是大神啊。”让叹气,当一个ghost是每一个男孩子的梦想,那可是最酷炫的职业,但可惜它的危险就如同它的破坏性。

“这个游戏里应该至少有一个ghost在,”阿尔敏断定到,“夺还战争包含了这么多的玩家,肯定有很多人瞄准了这里的服务器想要窃取玩家信息或者一些其他的东西。”

“说不定就连我们现在的聊天也正在被人观看着呢。”

阿尔敏这么一说,让所有人都抖了抖。

“阿尔敏,你就是爱吓唬人这点很不可爱啊……”让吐槽道。

“我当然不如让让子可爱啦。”阿尔敏勾起嘴角。

“是啊,让让子最可爱了。”艾伦坏笑着帮腔。

在游戏里保护着玩家个人信息不受外来侵害的黑客……ghost吗?

身穿布衣长裤的NPC从他身边走过,那名NPC正对着不远处的另一个NPC招手,在靠近之后伸手一把揽住了对方的肩头,艾伦隐约听到他们在说“酒吧”“远征”之类的字眼。

艾伦对这样的情景并不陌生,他和阿尔敏还有让、马可他们就经常这样,有时候让会突然从他的身后冒出来,然后狠狠地用手臂夹住他的脖子。

这个世界太真实了。

即使艾伦现在正对着明显不应该存在于现实的聊天面板,前几分钟他的脑子里还满是游戏任务的事情。

可他却觉得这个世界太真实了。

那么那个守护着这个世界的ghost,他是怎么想的?

或许对他而言,这个世界也不过是他守护着的一堆数据而已吧。

评论(2)
热度(14)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