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啦(无力虚弱喊)
其实不过是把缩回去的脑袋钻出来了……

漫谈

你会不会有突然觉得使命感或者命运之类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我想大概这种偏向于浪漫主义的念头大概不会只出现在我一个人身上吧?

毕竟我们国家十几亿的人呢。

不过我的电脑最近有点卡,在打第一句话的时候是一个字一个字卡着来的,刚刚还卡了一下,我想有空我要把他重置一下。

刚刚说到使命感还有命运吧?

我啊,一直记得我来到这个世界最初的记忆。

没有任何声音,一片黑暗中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我的双亲,而后的记忆便直接是我开口叫“妈妈”。

我是在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段记忆,知道很久以后——直到我上了高中——我才知道了这段记忆的独特之处。

Pyrrha在死前微笑着说:“你相信宿命吗?”

她是我在RWBY里面最喜欢的女角色程度不亚于我对Ruby的武器的喜爱。我非常喜欢镰刀,简直是爱死了它,在我眼里它就代表了一切酷炫狂霸拽。而我也喜欢女英雄,那些身负使命感并且有着相应的能力的女性。在我眼里,英雄如果只是男性真的是太单调了。因为男人好像只知道惩恶扬善,然后顺便吸引几个姑娘的注意。但这些事情女孩子做起来便带了一种神圣的味道,我不知如何形容。我只是很喜欢她们穿着高跟鞋、挺着胸膛挡在前面的画面,她们亲切、具有能力,懂得慈悲。

然而Pyrrha死了,一点渣都没有剩下。

不知为何,写到这里忽然有点讨厌Ruby。

 

说说看我写这个漫谈的起因吧。

 

我在刚刚看了一本书,是今天刚在书店买的,小镇里的书店就那么几本书,但偶尔也有不错。

事实上我一直很喜欢大型的书店或者图书馆什么的,只是因为书多会让我感到幸福,仅仅是被包围着就有种安定感。

再说那本书吧。

因为是本蛮有意思的书,所以我畅通无阻地看完了五分之四。

然后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

“上初中时,我性格老实,交不到朋友,甚至拒绝上学。上高中后,为了改变自己,结交朋友,我一直装得很活泼。可好像不行,强扭的瓜是不甜的。

已经尽力了,每天都在自我伪装,看别人脸色度日,真的是累了。”

首先“装的活泼”让我的心跳了一下,然后“自我伪装”让我恍然大悟。

这跟我,或者说前段时间的我太像了。

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会是这样:

“上高中时,我性格孤僻,不常和人说话,总是独来独往,上大学后,为了改变自己,适应第一次的寝室生活,我一直装得很活泼。可好像不行,强扭的瓜是不甜的。

已经到极限了,每天都在自我伪装,看别人脸色度日,真的是累了。”

所以这也是后来导致我的抑郁恶化甚至让我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的原因吧?

毕竟我没有那么幸运可以早点发现,相反地,我压抑的太久了就崩溃了。

那段时间我笑一下又觉得我干嘛笑?然后又在想笑是要怎么做?

就好像一台超负荷运转的机器突然短路,我变得脑袋里空无一物,偏偏坏念头还在追着我跑。

其实在之前慢慢好转的时候就有些意识到了,是我给自己戴上了面具的缘故,而现在看到了这段文字,却是直接面对了那个原因一般。

我真的太在意别人,甚至于抛弃了自己,因为在我看来这样的自己一文不值。

没有什么比他人的眼光更加重要。

然后我想起了小时候受到的一份礼物。

不知道是谁寄来的,大概是小学的时候,收到了礼物。是两套书,一套是《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一套是《安徒生童话全集》,后者便是我用来写艾利的童话短篇同人所用的参考书。

英剧神探夏洛克出来的时候,我身边的人看了之后总是喊夏洛克,也因此知道了《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而我却是因为知道《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才去看的神探夏洛克,而且每当听到有人喊夏洛克时总是会反应不过来,因为在我记忆中还是习惯拿他当福尔摩斯的,毕竟在那全集中大家都这么叫他。

这样影响我颇多的两套书来自于一个不知名的人,我后来问我爸爸,他也是摇头表示不知。

所以不由得觉得非常神奇。

但是这份礼物确实是我最喜欢的,也是陪伴我很久的东西了。

也是有人在重视我的吧?会不由得这么想。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不长久,没办法,毕竟说是“装得很开朗的人内心其实很阴暗”。

说实话,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日常生活中有时候还会下意识看轻别人,尽管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子做的初衷是什么。

在我的高一的时候,我被我的第一任班主任评价为“我觉得你情商很高。”

那时候还不懂情商,只以为是在说我懂得控制情绪。

现在也知道情商分很多种,我也大概知道了自己是属于可以看清别人却又苦于无法做好自己的那种。

但还好,现在的我很任性,所以可以好好做我自己了。

但也希望可以不用任性就能做自己,也希望你们可以。

如果坦率地展示出来的部分都能讨人喜欢就好了,可惜我似乎对此无缘。

祝好梦。


评论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