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暑假开码

感觉就好像是做了很多胡闹的事,然后终于清醒过来了。
终于觉得可以继续写下去了。
脑子里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也渐渐地意识到自己拥有的还远远不够,等暑假开始要继续去买书了。
不能说已经没事了,只能说我终于可以掌控我自己了。
还是会感到害怕,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那一刻,这导致我偶尔会有一种想要用利刃剖开自己胸膛的冲动,我想知道那里面一直鼓动着压抑着的究竟是什么。
那真的是我所想要的吗?我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或许是我太不了解自己了。
等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在“我是个糟糕的人”的基础上的得知了自己的些许能力以及一些一直被我所忽视的。
我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寄住在奶奶家里,但是奶奶重男轻女。作为一个年幼的孩子似乎是不配得到信任的,我奶奶只要给我爸打一个电话,就会让我跌落到谷底,深刻地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差劲的孩子。
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我的爸爸标榜自由教育,但他最常说的话是“我只想要你开心就好。”到了我崩溃逃回家的时候,那句话终于明朗化了,他说“我的女儿一定是可爱开朗的,我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我说“可是我也会伤心难过,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他说“我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那样我会难受,说到底你会这样也是我的错。”
就这样两句话,剥夺了我在他面前露出负面情绪的权利,他还是更喜欢我伪装出的那个开心的我。
那个让我觉得痛恨的我,那个我无比想要谋杀的人。
我有个哥哥,早年他还和我一起住在奶奶家时日子还不算太坏,但等他走了,我的日常就开始变得不对劲。每次他回来的时候、离开之后,或者说是无时无刻,我都煎熬着。
我不知道我还要在那种地方活多久,其实我很早就感受到了绝望,就在我还不懂那是什么的时候。
然后一个很懂我的人出现了,她告诉我说她知道我是个懂事的孩子,她说她知道我很辛苦,她告诉我说可以不要那么吃力。
她让我爸爸知道了我的处境,让我爸爸知道我并不是那个奶奶口中的坏孩子。
她让我得到了解脱,然后她解脱了她自己。
她跳河自杀,我收到了爸爸的很多消息,一直到她的葬礼结束。
我那之后回到了那个小镇,第一次知道一个人消失了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在了,她的微信头像一直暗着,然后某一天变成了她的大女儿和小女儿的照片,最后的消息是我发过去的慰问。我的通讯录里有她,我每次都可以一眼看到她,然后视线迅速地滑过她的名字。她的音容笑貌在有段时间里无比清晰,我看见她披着纱巾穿着艳丽的沙滩裙走在沙滩上----那时我正走在学校的水泥路上,前面是从教学楼里奔涌出的人群。
她不在了。
我在这段时间里也总想起她,我尊重她的所有决定,也能理解她。
我尝试着去想象自己站在围栏边上,前面的河水很浅,露出底下乌黑的烂泥和秽物,利器隐藏其中,圆滑的石头挨在一起。
我想,要是我想去死,一定要一次就死透了,因为我怕痛。
因为是真的认真地想过了,现在想来却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了。
尽管有亲人,却无法感受到温暖,也做不到陪伴,而我已经孤独很久。
很早就有人说看不透我,说我太孤僻。
我也看不懂其他人,因为善良所以伤害,因为弱小所以扭曲。
我来到了这个世界,我成长着,我渐渐脱离了周围,来到了一个不属于我的地方,而后孤独,崩溃。
其实也是在乎的,其实也是会生气的,其实我很需要你们。
但我都说不出口,因为注定不会有回应。
我的爸爸说“这都怪我。”
我的哥哥说“忍忍就好。”
我还要继续忍耐着,我还不能解脱,但我在等待着那个时机。
我不会成为懦夫,也不想看到我爱的人伤心,但也仅此而已。
我在心情最糟糕的时候把长发都剪了,现在留着半长不短的短发,目前还会继续留下去。
我会尽可能做想做的,我不害怕结束,只害怕倒在途中。
所以故事都将会继续。
我会在暑假继续这些故事,我要将它们都给写完。

然后继续新的故事。

感谢这段时间鼓励着我、陪伴着我的人。
你们是世界上最可爱、温暖的那束光,。

评论(1)
热度(8)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