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艾利】安徒生童话系列短篇同人之二:豌豆上的公主(下篇)

事情的发展早早就崩了……

 

在利威尔还没有收到爆粗口的效果之前,艾伦就让在场的人集体石化了。

这个消息太过震撼,震撼到随侍的女仆们已经准备等换班的时候就和同事们咬耳朵,以此来把王子喜欢男人的消息传播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耳边去。

 

虽然放了大招之后,艾伦不用沦为和那个被认证为真正的公主实际上只是一个胸肌腹肌都很发达的黑发矮个子结婚的地步,但实际上给自己扣上喜欢男人的帽子似乎也差不了多少了。

 

所以……其实……好像……结果和要和那个黑发男人结婚不是差不多的效果吗?

我是个笨蛋。

艾伦深深地唾弃着自己。

 

我他妈真蠢。

利威尔深深地唾弃着自己。

从昨晚发现变态的苗头开始,他就应该连夜逃出去,而不是待在这个变态王室里继续见证这一家子变态的底线。

先不说那个无论如何都把他钉死在“真正的公主”这块板上的王后还有那个无论如何都会赞同王后的和蔼的太过奇怪的国王,那个在今天爆出同性恋属性的王子,无疑是头号敌人。

原本利威尔以为只要他不断破坏自己的形象知道自己是男人的事情暴露,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但没想到突然出现了如此……如此……如此让他想要踢爆那个王子的XX的事情。

 

诶,不过那个王子现在喜欢男人的话?

他是不是就无关紧要了?

 

利威尔紧皱的眉头松开,黑气也散掉了不少。

 

卡尔拉听到了美梦破碎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呢格里沙……”卡尔拉仰头看着不远处的夜空,一国之母的礼仪让她仪态依旧优雅,只是她的表情显然已经崩了,暗淡的情绪笼罩着她的上半张脸,“声音好清脆啊……克拉克啦……卡擦卡擦……啊……那个莫非是我们家艾伦的未来吗……怎么办……我好想要抱孙子啊……”

面对已经语无伦次、完全失去语言组织功能的王后,国王捧着一杯热茶,将它放到了王后的手里,饱经沧桑的脸上一片深奥,“卡尔拉,人类追求幸福的脚步是不可阻挡的。”

“可是我可爱的孙子……”卡尔拉不想接受这个悲惨的事实。

“孙子没有办法,但是我们还可以再生个儿子哒。”

“我们已经一把年纪了……”

“咳……那让艾伦领养一个孩子?”

卡尔拉悲伤地低下了头,格里沙抱着她耐心地安慰着。

可是两个人没有发现话题的方向完全不对……

 

艾伦觉得,母亲这么想让自己脱单,无非是她之前看见白嫩的小孩子之后就念叨着想要抱孙子的事情,所以他觉得为了能抱上可爱的孙子,母亲一定会来劝他回头是岸,并告诉他女人是多么美丽、男人是多么……差点忘了他自己也是男人,总之就是会来好好劝一劝他。

结果第二天,卡尔拉一脸开心地握住了艾伦的手,“儿子,我们不会阻拦你去追求幸福的!”

 

……父母完全不按照套路来让艾伦王子觉得非常心痛!

 

城堡外,一只白胖的白鸽向着目标而去。

 

继艾伦之后,卡尔拉握住了利威尔的手,“抱歉孩子,让你白跑了一趟。”

“……没关系,”就等你这句话了!利威尔挑了挑眉,“我可以回去了?”

“是的孩子,我会让艾伦送你回去的,”卡尔拉带着利威尔走向走廊的另一边,“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一个人过来,但我们可不能让一个柔弱的女人独自回到自己的国家。”

利威尔的嘴角抽了抽,他忍住了胃部的怪异感。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地走了一段路,就在看到走廊尽头那宽阔的厅堂中独自等待着的艾伦时,卡尔拉开口说:“我听说你有个哥哥?”

“……是的。”利威尔有很不好的预感。

“那个……我听说你的哥哥比艾伦大十岁,但还是单身,那孩子条件和艾伦比也不差啊……”卡尔拉猜测着,“恕我直言……你哥哥是不是和艾伦一样喜欢男人?”

利威尔:“……”

 

真是……够了……

利威尔已经没有力气去吐槽了。

 

终于走完了噩梦一般的走廊,利威尔看到了在厅堂等待着的,同样神色凄凉的艾伦。

不知为何,微妙的同病相怜之感……

 

艾伦和利威尔一起在前往邻国的路上,利威尔披着斗篷骑着马,艾伦挎着宝剑骑着马,他们沉默着。

路中经过了一家旅店,利威尔进去换了一身衣服,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那个眼神凌厉、相貌英俊的利威尔王子了。

艾伦:“……”他看了一会利威尔,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然后他伸出双手,缓缓地,捂住了脸。

既然有这么正常的装扮就给我继续下去啊!!为什么要突然转变“公主”风?!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吐槽到了最后变成了怨念,艾伦一路用着哀怨的眼神看着利威尔。

 

“……别用那种眼神,”这感觉就好像搞大了人家肚子后抛弃了人家,利威尔皱眉,然后无奈地松开,“我也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样……你的母亲……”

“关键是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扮成‘公主’好不好?!”艾伦抓狂,“而且那腹肌还有胸肌!完全不像好不好啊!!话说你明明是个男子气十足的家伙为什么还被我母亲给弄到城堡里来?!”

“你母亲的眼神还是正常的,我是代替我王妹来的,她正在私奔,”利威尔说,“不过我也没想到你母亲……眼光挺特别的。”

最后竟然还打上了他的主意,利威尔不经意地打了个冷战。

“我并不喜欢男人……”艾伦宽面条泪,他的色调开始暗淡下来,就像八十年代的黑白电视剧,“腹肌什么的……胸肌什么的……豪迈什么的……最讨厌了……”

眼看着一个大男人在自己旁边都悲痛到掉眼泪了,利威尔想着好歹自己比他大十岁,也该安慰一下这个小辈——虽然这个小辈的悲剧也有他的功劳在。

于是他把手放在艾伦的脑袋上,揉了揉。

艾伦一个激灵,睁大眼睛转头看他,“……你做什么?”

“安慰一个小鬼。”利威尔说着,手上又揉了一下。

艾伦放弃了思考,默默地让利威尔进行着他的安慰。

 

不过啊……

艾伦有些困惑。

男人的手还有这么小的?是因为矮吗?

 

此刻利威尔脑海里只有四个大字:

蓬松柔软

 

他们到邻国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

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他们差点快过两国交流用的信鸽,顺带一提,为了可以更快收到回信,近期邻国的王后还有卡尔拉极有默契地换上了一批翅膀健壮、不贪嘴的信鸽。

所以等艾伦他们将马匹的缰绳交给上前的侍从时,两国的王后早已互通有无,某些事情发生了不(喜)可(闻)逆(乐)转(见)的变化。

首先是迎面而来的利威尔的王妹,利威尔在看到她的时候眼角开始抽筋,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利威尔:你怎么回来了?

公主:父亲母亲出游的时候碰到了我……

利威尔:你就这么被抓回来了?

公主(看向他身旁):这位就是邻国的王子殿下吗?(手帕捂脸)好帅气~

利威尔:……别看了,他喜欢男人。

公主(一脸震惊):……

艾伦:……

打发了自己那不靠谱的王妹,利威尔带着艾伦向里面走去,随行的女仆告诉他国王还有王后在正厅等着他们。

 

等利威尔来到正厅之后真正体会到了所谓的地狱……

 

“利威尔,”甫一进入正厅,眼神恍惚的王后捕捉到自家儿子那来自遗传的身高后,立刻起身,她的眼窝下是睡眠不好的青黑色,“过来这里。”

艾伦自觉在下座入座,利威尔上前站在母亲的面前,王后一脸哀愁地看着他,伸手叹息一般抚摸他英俊的侧脸。

“唉……”王后叹气道,“这么好的孩子,我还想着这么大了怎么还没有心上人……原来……竟是弯了……”

利威尔:“……母亲你说什么?”

王后:“孩子,你弯了……”

 

我X,我他X什么时候弯了?话说弯了是什么鬼??!你儿子我一直是直的!直的!

 

利威尔伸手,努力地按在眉间那处深陷。

下座艾伦努力倾身的身姿已经石化。

 

“利威尔啊……”国王表情沉重地开口,“我只是觉得你和同龄的孩子相比沉默了些、太过洁癖了些,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等难言之隐……”他神情悲痛地侧过脸,“是我一直关注着你王妹而忽视了你……导致你扮成女人去找其他男人。”

“老头你说什么?”利威尔觉得脑子不够用了,一时的冲击让他觉得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你刚刚说导致了我什么?还有难言之隐是什么?”

“我知道这样的性取向一定让你困扰了许久,怪不得自从你成年以来,你的黑眼圈就愈发浓重了起来,”国王转头看他,泪花在眼睛里闪动着,“原来你从那时候就为这事情辗转反侧了……”

 

什……什么鬼?!这事跟他的黑眼圈有什么关系?

 

“别说了,”王后摸了摸眼泪,“放心吧利威尔,我们和邻国交好,卡尔拉也是个好母亲,她和我商量了一下,我们觉得你们开心就好。”

 

开心?!

利威尔和艾伦在内心嚎叫着。

开心个毛。

 

俗话说得好,开心就好。

艾伦头顶金色的阳光,站在皇宫宽敞的后花园中,心中一片阴霾。

 

完——全——开心不起来。

 

不远处的利威尔坐在荫凉的亭子里,他在把玩自己那把心爱的弓箭,用上好的黑木制作,极具韧性的弓弦轻轻拨动之下甚至会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举起弓箭,搭好弓,瞄准了不远处笼罩在日光中的某人。

某人似有感应般地转头,看到了正对着他脑袋的菱形箭头。

 

艾伦:“……虽然我现在也很想死,但事实上我的死亡并不能洗掉你已经‘弯了’的事情。”

利威尔:“你他X才弯了。”

说是这么说,利威尔放下了弓箭,他当然知道杀了眼前这个碍眼的王子对他毫无用处,他只是觉得不爽而已。

 

“其实也不全都是坏处啊,”艾伦说,“我的母后总是想让我结婚,但是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呢?我也不想为了婚姻牺牲我的自由,现在像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那是你,你个同性恋王子。”利威尔说。

艾伦可不喜欢这个称呼,听起来像是个变态,不过他也只是撇撇嘴,毕竟那一星期下来,他也多少领略到了利威尔超凡的武力值。

“不如我们去旅行吧?”

“我可不想和同性恋王子作伴。”

“不要这么说嘛,你有没有去外面的世界看过?”

“我的爱好是打猎。”
“这和那个不一样,”艾伦想了想,他脑海中浮现出了在朝霞中涌动的大海,“你应该和我出去看看海,从日落的时候一直等到日出,那份感动是无可替代的,我至今都记得海风吹在身上的感觉。”

“你是指蓝色的、一大片的那种海?”利威尔想起了自己看的那些书,里面有插画。

“就是那种,在我们这些偏北的国家很少见,但是南边的国家都是靠海的,那边的人民也都很热情……”艾伦的眼睛越来越亮,他喜欢和别人讲这些事情。

 

艾伦喜欢旅游,他喜欢体验各种新鲜的事物,所以他讨厌束缚,他喜欢无拘无束的自己。

 

“怎么样?要和我一起去旅行吗?”

 

利威尔喜欢冒险,他喜欢自己去探索一切的未知,他有克服危险的本能,但他又是一个柔软的人,他拒绝不了那些发自内心的东西。就像现在,艾伦那双金子一般的,发着光的眼睛。

 

“听起来不错。”

 

于是,在人们耳熟能详的那个故事之后,又开始了新的故事。

或许有关于冒险,或许有关于爱,或许有关于温柔……

但谁说得准呢?充满了一切魔幻的未知,那便是童话。

 ——THE END


评论
热度(53)
  1. レイジー猫🐱lsrael 转载了此文字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