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啦(无力虚弱喊)
其实不过是把缩回去的脑袋钻出来了……

【艾利】安徒生童话系列短篇同人之二:豌豆上的公主(上篇)

因为发现文里有一点小BUG,就干脆改了之后全部重新发了,顺便附上结局。

——————————

就像很多故事的开头一样,有一位王子,他的时代和我们的不同,具体的还是大概的时间都无从考究,只知道那是很久以前,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都热爱和平,待人友好善良的时候。

他的名字——艾伦,寓意圣人,也寓意着英俊美好的男子,单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他的父母对他的宠爱。艾伦在这样的宠爱之下长大,成为了一个勇敢善良、英俊挺拔的王子。

而故事就在王子成年之时发生。

那时候艾伦的父母非常着急,因为他们的独子直到成年都还没有中意的对象,直白点说这名直爽英俊的王子还是一个光棍,事实上他连交女朋友的心思都还没有过。

他的父母——尤其是他的母亲——为此让艾伦离开城堡去寻找真正的公主。

其实这只是父母对于孩子的过度担忧,在他们看来孩子在该跑的时候跑、该跳的时候跳才是正常的,但如果本该在一岁会走的孩子到了三岁才会走,那就了不得啦。

所以成年之后也没有丝毫动静的艾伦让他们担心、焦虑,甚至连夜让女仆为他打点好了行李。行李很简单,一匹白马——故事里的王子都是这样、一把佩剑、一两套换洗的衣服还有足够的银钱,然后在第二天早上就含泪送别了他们的孩子。

艾伦自然是知道父母的这番良苦用心,为了这个他那称职父亲可不止一次找他秉烛夜谈。他的耳朵都快生茧了,这回周游世界倒是正中他的下怀,但找真正的公主?那就算啦。

但这个世界这么大,即使他不去找,那些公主也会送上门来。或许是艾伦那一身的衣服做工精良,或许是他腰间佩戴着精致的佩剑,但更多的艾伦也知道是因为他那一张脸,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不仅如此,王子该具备的知识、才能还有品质他都有。

艾伦一路行来,遇到过被恶龙困住的公主,看见过高塔里留着长长发辫的公主,也认识了海里的小人鱼,那些待在城堡里的普通的公主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因为自小受到的良好熏陶,他总是会出手相助,他的心中自有一份天平,来衡量什么事必做不可,什么事绝不可以起念头。

那些公主们都会说自己是真正的公主,但艾伦都会在各种方面给她们挑出一些毛病来,比如腰太细、胸太大、头发不是金色的……等等,于是像他所说的,这些“公主”就不那么真了。

但偶尔也有一些不会轻易放弃的,艾伦在东方国家就遇到了一个黑发黑眼的公主,险些就要成为对方的婚约者,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小姑娘,但当她露出比艾伦还要强壮的腹肌,本来还想婉拒的艾伦夺路而逃。

总之历经了各种奇妙的事情,艾伦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他的母亲卡尔拉本以为等儿子周游世界回来就会脱单,没想到他一个人出去一个人回来。

难道这世界上就没有公主了吗?失望不已的卡尔拉问艾伦。

不,公主是有,艾伦耸耸肩,在心里吐舌头。

只不过她们总有那么点儿东西不那么真,我真想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什么标准可以衡量一个女孩是不是真正的公主。

让我想想……卡尔拉为此伤透了脑筋,而艾伦也终于可以歇一段时间了。

但是母亲这个身份,不得不说非常伟大。一个星期之后卡尔拉就想出了一个好法子,而且她还把这个法子压在心底,先给一个和他们国家交好的邻国通了信。

信的内容如下:

我的挚友,还记得上次我们一起玩桥牌吗?虽然你耍老千,还被我发现了,但如果你可以帮我这个忙,我们还是好牌友。

我记得你有个女儿,我听说了,她可是个标准的公主!你知道我最近为我儿子的婚事操碎了心,我想你的女儿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不如让这两个孩子见个面?但可不能让艾伦知道这是我们安排的,只要让他知道这是个真正的公主就行,要是他们都觉得有意思,这件事就这么成了。

请你放心,他是个好孩子,必然也会是个好女婿。

————为此操碎了心的卡尔拉.耶格尔

完全就是一个为儿子的婚姻大事焦急上火的母亲,在信鸽被放飞之后,卡尔拉日盼夜盼,就等着回信。

那只白胖的信鸽在不停地飞了三天后终于穿过了国界,它停歇了下来,啄食了些农夫的玉米,润了几口甘冽的泉水,然后起程再飞了两天半,终于来到了邻国城堡的上空。

它刚进入城堡的领域,一支锋利的箭便瞄准了它。利威尔王子正站在城堡的窗子边,寻找着练手的猎物,然后那支箭嗖地飞了出去,一下子就穿透了信鸽白白胖胖的肚皮,它直直地坠了下去,被下面的卫兵接个正着。

利威尔王子并不像大家所描述的那种王子,更不是艾伦那种的。

首先他并不佩戴人们印象中那种符合王子身份的带有精美纹饰的长剑,不过他的随身匕首也是做工精美,但这就不符合一个王子的配备条件。而最主要的是,他虽然身姿挺拔,但也无法掩盖他只有一米六的事实。人们都觉得王子既然有最好的生活条件,那么必须是英俊高挑的,不过利威尔确实长相英俊,不像艾伦的五官带着些清秀像母亲卡尔拉,他露出微笑的时候,会有一股令人着迷的气质。他的五官线条很顺,可以说除了那过长的睫毛,他长得并不柔和,这份英俊便带着些尖锐。他的眼眸是细长的,瞳仁是漂亮的烟灰色,他总是不假辞色,虽然这让他看起来有点没人情味,但也并不凶恶,反而是那种平平淡淡的感觉,可又带着种说不出的引人,就好像这人身上有着许多有趣的秘密,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现在正是喝下午茶的时间,射杀了一只白色的生物后,利威尔打算去喝杯茶,顺便来点美味的小饼干,上面放点新鲜的苹果酱就更棒了。

就在他享用着惯例的下午茶时,那只被他射下来的鸽子也被那群卫兵拿去拔毛准备烤了吃,很快,那封信被发现了,被赶紧呈到了国王那里。

国王看到了第一句话,还以为是女人之间的闲话家常,便把它给了王后,王后以为又是一场牌局,看到最后才晓得是一场相亲。

王后和国王商量了一下,她对这桩婚事是很满意的。艾伦那个孩子她见过,一表人才,和他们家性子野的利威尔不同,待人彬彬有礼,虽然不知道为何这个年龄了都还没有心上人,但这么桩婚事要是成了,也是一桩美事。

国王爱女心切,又派人去好好打听了一番,弄来了一叠资料,挖出了不少艾伦周游世界的英雄事迹。这下子,印象分直接全满。

于是国王召来了自己心爱的女儿,促膝长谈了一下,欣慰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瓜,晚上王后又和女儿说了很多艾伦的好话,好像恨不得将女儿连夜打包过去,最后看着女儿一副乖巧的样子,欣慰地摸摸女儿的小脸蛋,和自家老公暖被窝去了。

而那回信自然是当天便发了出去,满满的都是对艾伦的各种满意,对自家女儿的各种赞美。还说过几日就会让公主过去,而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约定了暗号。

利威尔自然是不知道这么些事,他只觉得最近顶上那俩老小孩又不知在搞些什么鬼,还让有名的情报贩子进宫来,鬼鬼祟祟,不过只要和他无关他也懒得理。

不过事情还是找上了门来。

当利威尔的王妹欲言又止地找上他时,他便担当起了一个任劳任怨的好哥哥,准备倾听妹妹的青春心事。

等利威尔让管家准备好点心,拿着女仆泡好的一杯热茶,对面的公主终于犹豫着开了口。

“王兄……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利威尔见怪不怪,他呷了一口茶,温润的香气充盈在口鼻间,喉结微动,这份淡雅的享受便滑下了喉道,口齿留香,“是上次我们出去玩遇到的铁匠的儿子?”

“不是。”

“是那个在喷泉池处遇到的云游诗人?”

“……不是。”

公主一个劲地摇头,一股可疑的红晕从耳后根处向脸颊染去。

“那是谁?”利威尔看着她。

“是……”公主转头,抽出手帕掩住脸颊,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是上上次……我们出门时遇到的那伙强盗……”

无名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利威尔放下茶杯,他发现自家妹妹的心思果然难以猜测。

别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而他王妹这简直就是定海神针的级别了。

仔细思索了一番山上上次被他几脚踹翻的强盗,那里面好像是有一张不错的脸。

“你又要私奔?”利威尔说。

“恩。”公主羞涩点头。

“那你去吧。”

利威尔冲她挥挥手,过了一会,说是要私奔的公主依旧以手帕掩面坐在对面。

“还有什么事?”利威尔问。

“我想请王兄帮我个忙。”

 

卡尔拉收到回信后,觉得这真是太棒了。

因为心情实在是太好了,她把王子叫到跟前,笑呵呵地看着英俊帅气地儿子,觉得这次一定可行。

艾伦眨着眼睛,他的眼睛承袭自母亲,像是会发光一般,非常地精神,让人过目难忘。因为这一特征,人们往往会忽略这位王子也会有小心思的可能性。

艾伦看着母后像是要高歌春天的高兴模样,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至于会发生些什么?噢,他可猜不透母上大人的心思。

但是他在王宫内转悠着,到处查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不久之后,一个暴雨的夜晚终于揭开了一国王后的小阴谋。

那天的天气实在是太可怕了!电光闪闪,雷声隆隆,雨瓢泼般地浇了下来,真是吓死人了!这时有人拍打着城门,老国王便走去开门。

在外边站着的是一位公主。天啊!那可怕地天气把她弄成什么样了!雨水顺着她的头发和衣裳往下流,从她的鞋口流进去,又从后跟流出来,她的黑色长发湿透了,分成一缕一缕地黏在身上,她说,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主。

嘿!口说无凭,谁又知道她到底是不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呢?

国王这么想着,可是王后却知道这是一句暗号。

“好的,我们会弄清楚的!”卡尔拉这么想着,满满的愉悦,她等不及让自己儿子见证这个公主是真正的公主的时刻。她并没有对其他人说什么,她走进卧室里,把床上的床单、床垫等等卧具都拿掉,在床板上放了一粒豌豆,之后她拿了二十床垫子铺在上面,又拿了二十床羽绒褥子铺在垫子上。

这位公主便要躺在那里过夜。

公主在大家的目光之下走进了那间精心布置过的卧房,她看见了以普通标准来说厚得实在离谱的床铺,她关上了门。

耶稣老子的。

利威尔扯掉了假发,看着眼前将近三米厚的床铺,他已经毫不客气地竖起了中指。

什么?你说一国王子怎么能做出如此粗俗的举动?噢,那你可千万别的对着利威尔这么说,他可以一脚把你踢到王宫窗户外面去。

早知道这样是不行的!利威尔咒骂着,围着那张床,虽然不算脏,但这显然不是正常人类可以安睡的床铺,他伸手毫不客气地扯掉了那多余的十九条垫子,再不客气地抽掉了那多余的十九条褥子。这回,这张床看起来总算是顺眼多了。

可是该死的,利威尔看着自己这一身狼藉,他打算好好地更衣沐浴一番,可是他不想再带上那顶脏兮兮的假发。他摇响了佣人铃。

“您的头发……”女仆一见到他就大吃一惊。

“假发而已,”利威尔亮出那顶湿漉漉的假发,“公主不能留短发?”

当然没有规定说公主不能留短发,也没有规定说公主不能戴假发,况且这位短发的公主相貌俊美,一个眼神瞟过来,里面的风情竟是让那未经世面的女仆红了脸。

女仆带着他进入浴室,留下换洗衣物便被利威尔支开。利威尔马上脱掉那身湿漉漉的衣服,他滑进宽大的浴池里,感觉全身心都舒展了开来。

王室的浴室是非常奢华的,不说那正中间的手捧金罐的丘比特石雕,光是浴池就有两个。

两个浴池之间有一道屏障,即使两人共浴也是可以的。

在利威尔的国家,浴室的设置也是差不多,只不过手捧金罐的丘比特石雕换成了仪态高贵的圣母怀抱着沉重的金罐向浴池灌入冒着热气的水。利威尔严重的洁癖让浴池立下了一次只能一人使用的规定,没有人不敢遵守,毕竟这位武力值极高的王子,发起火来非常可怕。

利威尔将自己彻底地清洗了一番,他洗得差不多了,打算起身,发现毛巾的位置有点远。

“该死的。”利威尔正要起身去拿,隔壁的屏障后面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手上有一条干净的毛巾。

“你是要这个吧?”对方非常有礼貌。

 

艾伦有每天沐浴的习惯。

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之时,他便会把自己泡在浴池里,好好享受一番。他不喜欢女仆伺候,偶尔还会和自己的父王隔着一个屏障共浴,这不算什么,据说小时候他的父王母后还亲自给他洗过澡,真不愧是宠爱儿子的父母。

今晚的天气十分糟糕,艾伦在浴室里泡澡,听着外面雷声隆隆。他洗到一半时外面有人进来,他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父亲,但等他透过一层朦胧的水雾看到那头黑色的短发后,他知道自己错了。

看着那人洗好之后怎么也够不到毛巾,还因此心情不好的样子,他好心地帮他递了一条。

然后,毛巾被拿走,被一脚踹翻的屏障砰地砸到了他的脑袋。

 

利威尔觉得这个国家的王室简直就是个变态王室。厚得吓人的床铺,浴室里那该死的毛巾、莫名其妙的人。还有这一身宽大的过分的换洗衣物,他真是受够了!

 

进来收拾浴室的女仆们看到脸向下浮在浴池上方的艾伦王子,纷纷发出了尖叫。

 

差点在洗澡时溺死在泳池里的艾伦在浴池边上醒来,他的重要部位盖着一条浴巾,他的母亲卡尔拉正大力地摇晃着他的肩膀,这让他想吐,他的脑袋大概在刚才撞到了,现在胀痛的厉害。

“母……”卡尔拉持续摇晃中,“母亲快住手……”

“呀!”卡尔拉惊呼一声松开手,艾伦的脑袋砰地一声撞上了大理石地板。

在场的所有女仆都看到一缕白色半透明的魂魄从艾伦王子的嘴里缓缓冒出了头。

“天哪!王子殿下!”

 

这场闹剧终于停止了,国王赶到了现场,先是驱散了这一群围观王子半裸体的女仆,然后上前关切地询问像是被装傻了的艾伦。

被问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艾伦一脸茫然,“当时,浴室里有个男人……”

“儿子啊……”卡尔拉掩面轻声哭泣,“我聪明的儿子竟然就这么被撞成了一个傻子。”
“母亲,我的脑子很正常,看,这是一,这是二,二加一等于三,我没有傻。”艾伦无奈地伸出几根手指在卡尔拉面前比划着。

“可是当时浴室里除了你没有其他男人,”国王轻咳着转过头,“倒是那位自称是公主的女孩被新来的女仆带到了浴室里,所以我想,当时浴室里,和你在一起的应该是一位女人。”

“哦,”艾伦恍然大悟,继续说,“当时,浴室里有个女人……”

诶?诶??!!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虽然当时雾气朦胧,但是艾伦非常确定,他看到了对方起身去够毛巾时,腰腹处那结实漂亮的腹肌,以及非常贫瘠的胸部。

“父亲,那个人是一头黑色的短发。”艾伦说。

“谁规定女人一定要留长发?”国王摸了摸胡子。不过他想起来那女孩好像是长发来着?戴了假发吗?

“但、但、但是……”艾伦颤抖着举起了一根手指,“腹肌……”

“艾伦啊,”卡尔拉突然一脸凝重地看着他,“还记得我们教育你的话吗?”

艾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卡尔拉一脸郑重地说,“身为男孩子,特别是一国的王子殿下,你需要有极大的责任感,所以一旦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或是冒犯了一个女孩子,你都要负起责任来。”

艾伦一脸认真,“母亲您说的对,我仔细想了想刚才果然是撞坏了脑子,所以才会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黑色短发、腹肌之类的,浴室里有人也肯定是我的错觉。我现在要换衣服了,你们也赶紧洗洗睡吧。”


评论
热度(41)
  1. レイジー猫🐱lsrael 转载了此文字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