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艾利】那个大学生和那个园长

3.
这是那个小鬼吗?
因为是法定假日,自由之翼幼儿园全体师生放假。
深秋的季节,街上是踩着落叶匆匆行走的行人们,间或有朝气满满的少男少女高声笑谈着从身侧跑过。
利威尔穿着白色棉布衬衫,黑色牛仔裤,这样的装扮让本来就不显老的他看起来和那些少男少女一般大,只会让人觉得是一个个性安静的大学生。
在利威尔的记忆中,假日是属于其他人的。
于是他依旧像平日那般出门采购食材,然后在回家时路过那个热闹的时代广场。
然后他看到了平时就很热闹的时代广场今日亮起了显眼的舞台灯光,看到了在众人的击掌声中利落起舞的青年。
聚集到他身上的白色光束为他带上了一圈白色的光晕,而那名青年带着宛如祝福的光芒起舞,每一个动作都很有力,每一个眼神都吸人眼球,他对着观众粲然一笑,就像是突然在背后伸展出了一对洁白的巨大羽翼。
就像是天使一般。
这真的是那个小鬼吗?
是那个会跟在自己身后傻笑的小鬼吗?
是那个会在和自己打招呼时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的小鬼吗?
是那个会因为自己的一句夸奖而耳廓微红的小鬼吗?
利威尔愣愣地站在人群的几米之外,他的怀中还抱着纸袋,袋子里装着这两天要用的食材,他感觉不到周围的欢呼声,只隐约听见秋风吹过带起几片落叶,他看着那个光芒万丈,自信成熟的青年,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原来,他是这个样子的。
一直以来在自己面前乖巧青涩的幼兽在其他人眼前用他所不知道的神采高傲地仰着头。
一种莫名的酸楚感涌来,利威尔忽的回了神,他收回视线,继续安静的走自己的路。
其实认识的时间并不久,从这位三十路大叔和二十路大学生见面算起,堪堪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期间,这名二十路的大学生不断在这位三十路大叔面前刷存在感。
为此,身为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好学生的他不惜翘掉了几节课。
虽然青年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成果,但是这位不轻易将感情流露在外的大叔确实有为他在改变。
比如自从第一次送了青年牛奶而青年露出开心的表情后,每天大叔都会准备一瓶牛奶来换这位青年开心的笑,比如有次青年没有吃饭就跑过来时,洁癖的要死的大叔和青年共享了一双筷子,一盒亲手做的便当。
青年有些迟钝,他没有意识到在大叔眼里自己已经打上了不一样的标签,但仍旧凭着年轻人特有的冲劲怒刷存在感,用各种办法捕捉大叔的每个瞬间,而意识到了这点的大叔却并没有当回事,只是放任自己宠着这个眼神明亮的青年,一直到今天。
大叔意识到了一些关键,小鬼在他眼里终于成为了青年,那些看似青涩的眼神终于在他记忆中转换为了热忱的恋慕。

艾伦本来想着难得的假日,就该打个电话给利威尔,顺便想办法装个可怜,让利威尔觉得一个人的自己很孤单然后邀请自己去他家(万岁~~)。
但是这个计划被中途腰斩.....
因为就在艾伦好不容易酝酿好了可怜委屈的情绪要拨打那串在他眼里无比重要的号码时,他的舞蹈社社长给了他一个急电。
“今天我们在时代广场有个活动,你小子这次哪怕是车祸了也要给我拖着断腿爬过来!”
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完全没有给艾伦开脱的机会。
艾伦默默地把手机收起来。
好吧.....
艾伦认命的耷着脑袋向时代广场走去。
看来社长是给他逼急了,谁叫他开学之后为了去见利威尔以各种理由翘掉了社团活动.....
艾伦入的是艺术学院的舞蹈系,而舞蹈系的舞蹈社则是相当具有代表性的社团,也是加学分最多的社团,而艾伦因为长相清俊,而且舞蹈功底很好,尤其是很擅长带动现场的气氛,看他跳舞的人都会有一种心脏被带动着跳动的感觉,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镇社之宝一般的存在,而且为人谦逊有礼,在师生之间也是很有人缘的。
喜欢他的女生也是很多的,但艾伦从小到大却从来没有对一个异性长生过类似于心动的感觉,倒是在提倡恋爱的大学时代对利威尔产生了悸动的感觉。
这种感觉一旦品尝到就无法自拔。
而艾伦从没想过要把自己给拔出来,他只是近似于疯狂地迷恋着一个大上自己十岁的同性的一切,他甚至想过将他紧紧地用在怀里---身高差会帮助他将那人完全纳入自己怀中,用鼻尖留恋他的发梢,用嘴唇描绘他耳朵的轮廓。
那一定会是更加令他疯狂的场景。
当艾伦到达那个被舞台灯光照射得有些陌生的广场时,已经有大部分的社员上台表演过,聚集起来的观众已经有要走的意向了,而作为临时赶来的艾伦和社长打声招呼后便上台表演起了独舞。
这是一只节拍感极强的舞蹈,由艾伦跳来更是透着一种鼓动人心的力量,观众被成功捉住视线,而后随着舞蹈有规律的击掌。
就在高潮处,艾伦在一次回眸看见了人群之外的利威尔。
这里没有要求加入笑容,因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回眸,作为高潮前的小处理。
但在感受到那双铅灰色眼眸对自己的注视时,艾伦露出了一个灿烂至极的笑。
-----您看到了吗?我就在这里。
但令艾伦失望的是,利威尔只是注视着他,那双眼眸没有任何的改变,仍旧是令他迷恋的冷清色调。
您没有感受到吗?
作出拥抱天空的姿势,这个二十岁的大男孩开始快节奏地舞动,他有力的踩着高潮中的每一个拍点,他的耳边是观众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
但他的脑海里只有那双唯一的铅灰色眼眸,那里才有他想要的赞美。
舞蹈结束了,利威尔也不见了。
呐,利威尔....
艾伦站在后台,他身边是絮絮叨叨的社长,而他只是耷拉着脑袋看着手机上那串号码。
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称呼您为利威尔呢?
------以最亲密的姿态。

评论(2)
热度(25)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