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艾利】那个大学生和那个园长

我写在贴吧的第一篇艾利文,现在去看看就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真是精力满满…不过依旧是错字多多(望天)
感觉艾利吧解封比较微妙…所以搬这边来吧。
——————————
1.
要说第一次遇见他的时间,艾伦记得那是九月,刚开学的时节,他带着自己的小外甥女三笠和隔壁的那个姓基尔希斯坦的臭小子去幼儿园报到。
三笠很乖,就是老喜欢粘着他,如果不是女孩子可能上厕所也会跟着他,而基尔希斯坦就让他很头疼,那臭小子总是和他对着干,也只有三笠可以收了他。
当时的他被三笠抱着腿,脖子上还挂了一个基尔希斯坦,急冲冲地撞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面无表情坐在那里的他。
皮肤很白,头发很黑、很短,眉毛的形状利落而好看,尤其是他那对细长的眼睛,当那对铅灰色的瞳仁对准他时,他甚至有种窒息了的错觉。
“名字。”他用干净修长的手指翻开花名册,说话时喉结滚动,让他不自觉咽了口口水,全然忘了还有一个臭小子正挂在自己脖子上。
“艾伦.耶格尔!”反应过来后马上大声回答了,然后对面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不是你的。”
“抱...抱歉...”做了糗事的认知让艾伦感到面部一阵发热,事实上他的耳廓红了,他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抱着自己的三笠的黑发,顺便把脖子上那个臭小子给扯下来,“女孩子是三笠.阿克曼,男孩子是让.基尔希斯坦。”
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局促不安的像一个初经情事的小男孩。
艾伦看了一眼翻看着资料的那个人,午后的阳光和那人实在是太相配了,那让他脸颊上的绒毛都显得清晰起来。
在这时候,要是主动说些什么的话....
“可以了。”
“...啊?”
“小鬼留下,你可以走了。”艾伦发现他好像不太爱说话,这小小的一点认知让他的内心有着莫名愉悦。
“那个...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就这么回去太不甘心,那样他不就和大部分的学生家长没有两样了?兴许是有些紧张,艾伦下意识用上了敬语。
出发之前艾伦还想着今天应该会是痛苦的一天,因为是正好有空的大学生所以被自己舅妈还有邻居家的婶婶拜托了,但没想到穿过了一群小萝卜头,打开那扇紧闭着的白色的门时,会有这样的惊喜在等待着自己。
“利威尔。”对方说完拿起一边的茶杯呷了口水,拿杯的姿势很讲究,五指紧扣杯沿,喝水的时候右手会挡住小半张脸。
艾伦忽然有掏手机偷拍的冲动。
哦!不行!艾伦.耶格尔你是个正直的少年!偷拍是侵犯他人隐私的!
把三笠和那个基尔希斯坦臭小鬼送进班里后,一脸正直的艾伦.耶格尔拿着他的手机蹲到了窗台下面,窗台里面就是坐在办公桌前的利威尔。
艾伦很想偷拍,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不过因为害怕被发现之后印象就会大打折扣----虽然他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给利威尔留下一个好印象,他硬是趴在那个窗台底下并不光滑的墙面上,隔着钢筋水泥墙,企图去捕捉从上方溜下来的一些声音,一些可以说明利威尔在做什么的声音。
趴了三分钟后,确定只有写字的沙沙声后,艾伦终于行动了。
他把自己的手机举高举高再举高,那个摄像头仿佛带着他的心脏一同探出了窗台,然后少年屏住呼吸,大拇指重重的按在触摸屏上。
“卡擦。”
啊咧?
艾伦只觉得整个人都石化在了那里,虽然他的手及时收回来了,但这无法改变他刚才忘记静音的事实。
“谁?”依旧是古井无波的嗓音,这回它狠狠地揪住了艾伦的脊椎,让他像是一只可怜兮兮无家可归的小狗一般紧紧地蜷缩在窗台下面,祈祷那大约五厘米长度的窗台板可以完美的遮住他。
一阵衣物摩擦的轻微声响,利威尔应该是起身到窗边看了看,但没发现什么又走回去了,不久之后又响起了笔尖触碰纸张发出的沙沙声响。
艾伦这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天知道他刚才甚至不敢呼吸,虽然那个人坐那里很安静的样子,但从他的行为举止来看也知道是一位严谨的人,这种人或许对于偷拍这种事情比一般人还要反感。
但是等艾伦喜滋滋地划开屏保打算查看自己的战利品时,却发现----根本没有拍到!
当时艾伦是对好了镜头的,但是因为突然想起了快门声,被吓到的艾伦手自然一抖,拍出来的画面自然是模糊的不行。
艾伦从来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他特地调成了静音,再次做回壁虎趴在那面刷了白色油漆的水泥墙上偷听,然后再次将手机举高,这回他全神贯注于拍摄画面,可等他调了焦才发现,办公桌前已经没有人了。
“你在拍什么?”
这声音....
艾伦缓缓地抬头,上方正是那双漂亮的让他窒息的铅灰色眼睛,而利威尔就倚在窗户旁边,看着这个举着手机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台底下鬼鬼祟祟不知道干什么的家长。
利威尔对艾伦还是有印象的,因为在报到这一天很少有人会带着两个孩子就跟踢馆一样闯进园长办公室----准确来讲艾伦应该是利威尔负责这所幼儿园以来的第一个,照理说家长带着孩子来报到都该先找在门口的佩特拉和奥路欧,也不知道这个小鬼是怎么无视了那两个人直接冲进来的,而且报名字的时候声音也很响亮,咬字清晰,让人不自觉在心里就跟着念了一遍,所以没有印象才奇怪。
艾伦:“哈哈...那个...这儿风景不错啊....”
利威尔:“恩。”
艾伦:“我刚刚路过看见你的窗台这里有些脏,所以来帮你打扫一下。”
利威尔:“恩。”
艾伦:......
艾伦此刻还真希望这个他一见钟情的人可以对着他发火生气什么的,但他就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你的眼睛,无论你说什么他都只是点头说恩,嘛...虽然他就是喜欢他那副冷淡的样子,但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他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展开了。
利威尔:“说完了?”
艾伦点头,他确实没啥可以扯的了。
“你先站起来。”利威尔看着一直保持抬头姿势仰望他的艾伦,皱了皱眉,这个姿势让对方的眼神看起来有点可怜兮兮的。
于是艾伦听话的站了起来,然后利威尔发现现在是他要仰望他了。
利威尔后退了几步,好减轻脖子的负担。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在...”艾伦下意识地把手机放到身后,就像做错事情的小朋友,“偷拍您。”
“偷拍我?”利威尔又皱了皱眉头,他想不出自己这个老男人有什么好偷拍的,“就为了这事?”
“因为利威尔先生很特别!”像是看出了利威尔对他的不信任,艾伦着急的大声说了出来,每当这时候他总是不会注意到自己说了些什么,“您的眼睛很漂亮!让人看了一眼就没有办法忘记!所..所以我想拍一张下来存在手机....里面,做...手机屏幕...”说到后面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艾伦的声音压低了不少,但是他的眼睛,那双生机勃勃的翠绿色眼睛一直一眨不眨地盯着利威尔看。
“听起来不错。”意外的回答。
“哈?”
利威尔伸手拿过艾伦的手机,指尖相触的瞬间让艾伦有握住那只修长的手的冲动,但他只是失望地看着那只手收了回去,在他的手机上灵活的操纵着,然后----
“可以了,”利威尔把手机递还给艾伦,他的声音在艾伦听来宛如天籁,“在这个点,小鬼应该乖乖回家。”
他在关心我!他在关心我!是的!!他一定是在关心我!!
艾伦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死掉了,他梦游似的走出了幼儿园满是五颜六色涂鸦的大门,站在门口还是不住的傻笑。
然后他才想起利威尔在他手机里弄了什么,他划开屏保,一下子就被屏幕里那个侧着脸看向镜头的男人吸引,他有利落好看的眉毛和漂亮的细长的眼睛,他的肤色白皙,他发梢每一丝微小的弧度都可以轻易勾住他的心脏。
完了....我彻底完了....
艾伦把手机放在胸口处,哀叹一声,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是满满对于未来的期待,以及对于那即将到来的挑战的跃跃欲试。
我中了一种名叫利威尔的病毒,现在我的大脑防线已经全线崩溃,现在我满脑子里装的只有他。

评论
热度(48)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