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白发沧桑(短诗,有剧情,有利她的情节)

我经过记忆中的原野,
乘坐的火车发出呜呜的汽笛声。
我想起你指尖干净的肥皂味,
还有低头时露出的后脑勺,
在记忆中我的手触碰着它们,
那种感觉我已遗忘。
花瓣从窗外飘过,
我记起它在你发顶的模样,
我站在二楼的过道上,
栏杆底下就是你,
我伸手,
已经有人替我帮你拂去。
即使她没有出现,
我也不可能成为她。
金色的阳光从窗外洒落,
我想起它贴着你的眼角的模样,
那般温顺,那般美好,
连带着融化了你的眼神,
你在那一片阴影中向我微笑,
像一个天使。
餐车的服务员向我微笑,
她给我的餐巾纸上留有号码,
那一串简单的数字,
其中浓厚的情意似曾相识,
那件旧衬衫是否还在?
等你翻过袖口,
会看到我缝在上面的三个数字。
你可能会认为是恶作剧,
我也希望如此,
尽管会心痛。
午餐的三明治,
味道很棒,
你妻子的手艺比这要好很多,
我们都很喜欢,
所以我从来不敢在她面前露出马脚,
我怕她伤心,我也怕你失望,
前者让我愧疚,后者让我颓废。
我想抽支烟,
回忆都积在了眼角,
眼睛和鼻子好像是相通的,
我吸了一口烟,它冲到了我的鼻腔里,
我感觉好了很多,
虽然还是酸涩的,
但别人只会以为我是给烟呛的。
抽完烟,我准备睡一觉,
就躺在旁边的床铺上,
这里只有我,
可当我入睡的时候还是梦见了你,
你在我的梦里,
还是那么鲜活的一个人,
你转头对我说
嘿,小鬼。
我就流了泪,
醒来两眼酸胀,鬓发湿润。
我大概是中途转了个身,
因为我的枕头只湿了一边。
我的火车终于靠站,
提着唯一的行李箱,
我沿着熟悉的道路向你走来,
认出我的人向我挥手,
我只是微笑着。
你的屋子没有变,
还是那一排高高的篱笆,
爬山虎紧贴着墙壁。
我在外面呼唤着你和她的名字。
我承认我还是那个莽撞的男孩,
因为我把行李箱扔到院子里,
开始翻越那道篱笆,
然后我还翻了你家的窗户。
屋子里的你睡得安静,
头发花白,脸颊的轮廓瘦削,
不爱笑的你,
眼角却有深刻的鱼尾纹,
我是否可以认为,
每当你想到我,便会露出笑容,
只要想着那样的场景,
我就感觉用尽了一生的幸运。
你最终醒来了,
眼神不复往日的严厉,
泛着被岁月浸染过的浑浊,
枯瘦的手躺在我的手心,
握着它的,也是一双开始苍老的手,
但我总是追不上你的脚步。
你回来了,
你呢喃着,眼睛渐渐有神了起来,
你向我述说着自我走后那十几年的经历,
你开始想我,
而后和她离了婚,
你以为你会开始想她,
却更加想我。
你问我是否会怪你,
这么久之后才让我回来,
我抚摸着你的白发,
亲吻你的额际。
那怎么会?
我深爱着的人,
无论你年轻英俊,
还是白发沧桑。
只要你愿意为我执笔一封书信,
将它投入邮箱,
那你就可以等到我。
哪怕我已白发沧桑,
也会为你奔赴旅程。
哪怕我,
白发沧桑。
------------------
大致是已婚利威尔和收留了落难少年艾伦,两个人互相吸引着,产生了在世俗眼中所谓的不伦恋,利威尔的妻子察觉了一些矛头,女人可怕的嫉妒心让她用各种手段来赶走艾伦,利威尔察觉到一切开始不受控制地向最坏发展,于是利威尔让艾伦离开这样的背景。
是加入了世俗因素的艾利。

评论(1)
热度(9)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