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啦(无力虚弱喊)
其实不过是把缩回去的脑袋钻出来了……

【艾利】安徒生童话系列短篇同人之一:丑小鸭(下篇)

被人安上小家伙名号的丑小鸭点头,但其实他也不知道丑小鸭算不算自己的名字,他的鸭妈妈——现在也知道不是亲生的,鸭子生不出天鹅——没有给他起过名字,但是他小时候那么丑,大家都叫他丑小鸭,他便觉得自己就叫这个名字,因为他的鸭妈妈也是那么叫他。
其他鹅倒也没有意见,小家伙,念起来倒也蛮亲昵的,怎么也比那三个字好。
丑小鸭——现在我们唤他小家伙,他是这群鹅里资历最浅最年轻的,也是最漂亮的那一只,大家都宠着他,有了孩子来玩也是让他先出来,吃最大的那块面包。
小家伙很不好意思,他没想到这群美丽的生灵待他如此亲切,尤其是里面最有威严的那只——在他看来最美丽的那只——对他的各种要求总是答应的,还带着他练习有力地扇动翅膀,让他可以借助风力更加高效率地飞翔,利威尔总说这是为了迁徙做准备,但小家伙都悄悄记着呢。晚上大家都把脑袋藏在翅膀后面,聚在芦苇丛里睡觉,他就紧紧地挨着利威尔,一切苦难都已随他远去,他正紧靠着幸福之源,觉得鹅生从未如此圆满过。
后来鸟儿的啼叫声没了,湖面上没有了面包还有糕点,最后一个来过的孩子缩着身子搓着手,小家伙敏锐地观察着,他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他期待已久的。
“我们要远离这该死的冬季了,”利威尔扇动着翅膀,那有力的翅膀拍打着水面,像是下一秒就会将他带离水面,“小家伙记得跟牢我!”然后翅膀大张,橘红色的细长的脚收进来,他飞离了水面。
小家伙的心脏跳得很快,他激动地大张开翅膀,猛地冲进宽阔的天空,他转了圈,然后紧紧地跟在利威尔的身后,看着他洁白的尾羽就在自己的眼前微微颤动着,小家伙伸长脖子,发出嘹亮的叫声。
“嘿,吓我一跳!”后面的奥路欧张大嘴巴,刚才他差点咬到舌头,“小家伙可真带劲!”
小家伙得意洋洋,他扑扇着翅膀,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告别了那只丑小鸭。
他们像以前一般训练有素,即使多了一个迁徙新手,还是有模有样地变换着队形,借助风力他们飞的很高很稳,中途躲过了黑洞洞的枪口,挣脱了那微冷的风,他们到达了一处温暖的河畔。
小家伙第一眼没有认出来这片湖畔,他只觉得这里非常熟悉,直到他看见那只带着点老态的母鸭,她的身后还是跟着那么几只鸭子,不过不再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鸭子,而是一群走起路来打着摆的打鸭子,它们体态臃肿,毛色明黄,和这群洁白优雅的天鹅根本不能比。
小家伙难以想象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他们的同类,而现在他看着那只老鸭子,忍不住向她游过去。
但那只老鸭子可不认为小家伙是想要和她说话,她可没见过如此美丽的生物!她估计从未想到过当初的丑小鸭变成了如今美丽的天鹅。
“天哪!他竟然过来了!”老鸭子说着开始往回走,她可不敢靠近那样美丽的生物,那只有西班牙血统的老鸭子或许还有这样的资格。
“看他的羽毛多么漂亮。”鸭群里的鸭子纷纷说道,一脸羡慕的看着小家伙,但小家伙并不是想要听他们的赞美,那并没有多少成就感。
他有些惆怅地在鸭群面前额河畔游了一会,然后回到了利威尔的身边。
“怎么了?”利威尔看他过来,伸过脖颈将他带到身边来,仔细地打理着他的羽翼,“那群鸭子说你什么了?”护鹅情结又开始作祟。
“利威尔先生,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小家伙说着伸着脖颈轻点水面,前面就是一大片的大酸模秆,“我在那里被刚刚那只母鸭子给孵出来,然后成了一只丑小鸭。”
“原来是在鸭场附近生的,”利威尔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愚蠢的名字了,“不过是一群见识短浅的鸭子。”他轻轻地从鼻子里喷气,表达着自己的不屑。
“哈哈,利威尔又开始了,”小家伙不止一次看到利威尔这样子,他也知道对方是在护着他,心里觉得暖暖的,“我又不小了,不需要您这样子哄着。”
“小家伙永远是小家伙,我可比你多活了几年!”利威尔今年可有十岁了,名副其实的老家伙,小家伙吃撑了也就两岁。
不过以天鹅的寿命来说,比利威尔大得多的老家伙还多着呢!
“它们可以活多久呢?”小家伙出于好奇问了一下利威尔。
“最多也就五年,但是鸭场子里的很少能活到底。”利威尔没有明说,但是小家伙知道里面的残酷,他看向那群鸭子,发现里面少了几个他认识的鸭。
“别想太多,鸭有鸭的生活,鹅有鹅的鹅生。”利威尔说。
小家伙知道利威尔说得有道理,便也将这件事放到一边,但在这逗留的几日里他也曾试着去和鸭子们交流,可惜直到离开的时候都没能说上一句话。
或许在小家伙知道自己是天鹅之后,他和那群鸭子也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一点有些无奈,但也不是小家伙的错。
小家伙跟着鹅群,辗转了几个地方,还经过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利威尔的湖畔,他在那里开心地扑扇着翅膀,亲昵地去帮利威尔梳理羽毛,利威尔只当小家伙年轻气盛、活力充沛,只是漂在湖边看着他扬着脖颈发出嘹亮的叫声。
那叫声充满年轻的活力,又充满优雅的回音,整个湖畔的天鹅都听到了,利威尔不知为何有些自豪,他扬起脖颈也想着天空发出嘹亮的叫声,和之前的回音一起,交缠在安静宽阔的湖畔。
这样倒也不错,利威尔想着,把脑袋塞进翅膀,开始暖融融的午睡。
然后最重要的时刻来了,利威尔带领的鹅群来到了这片与卡尔拉的鹅群相互交汇的湖泊。不久之后,又一群洁白的生灵降临此地,其中有着金色眼睛,羽毛丰满的天鹅是最美丽的,但是她的情绪并不太好,她垂着脑袋,她的丈夫帮她梳理着羽毛,希望她可以打起精神来。
利威尔带着小家伙游了过去,一路上不少天鹅对这只年轻漂亮的天鹅表示好奇,他们友好地向他打招呼,并且询问他的名字。
“我叫小家伙。”小家伙都会这么回答。
“有点怪,不过还挺可爱。”听到的天鹅都这么说。
然后小家伙游到了沮丧的卡尔拉面前,卡尔拉从湖面的倒影看到了和她相似的金色眼睛,圆滚滚的,她惊喜地扬起脖颈,绕着小家伙转,然后去碰格里沙的喙,“亲爱的你看!那颗蛋要是长大了,一定和他一样漂亮!”
“他也是个被父母给弄丢的小天鹅,”利威尔说,“他原来是在鸭场子里出生,还被人当成了鸭子!还得了个愚蠢的名字,现在我们都叫他小家伙。”
“天哪,是鸭场?”卡尔拉激动地扇动着翅膀靠近小家伙,“让我想想看我那可怜的孩子落下的地方……想起来了!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一只脚上绑着红布带的老鸭子?我曾经在天上看到了她!”
“准确地说那是一只有西班牙血统的老鸭子,”小家伙也激动了起来,他意识到了什么,“那条红布带代表着鸭子的最高荣誉!”
“我的艾伦!”卡尔拉激动地和小家伙靠在一起,她用自己的脖颈在小家伙的脖子上绕了一下,又松开,“这双眼睛,那个鸭场!一切都错不了!你是我的孩子艾伦!”
艾伦终于不是一颗蛋了,利威尔这样想想还觉得蛮欣慰,它现在成了小家伙的名字!不过他还是更喜欢叫他小家伙,想来艾伦也不会介意。
艾伦——现在又换了名字,让我们叫他艾伦吧——也激动地扇动着翅膀,他发出一声比这一片最强壮的天鹅还要嘹亮的叫声,让周围的天鹅都吃惊了。
“瞧瞧!这是哪来的年轻的天鹅!”卡尔拉激动地围着格里沙转圈,“亲爱的,这是我们的孩子!”
这真是最好不过,小家伙艾伦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利威尔满意地回到自己的鹅群,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就好像他曾经莫名其妙沾上了些脏东西的翅膀,他用翅膀呼扇着湖面,翅膀洁白丰满,没有脏东西,他只好把脑袋塞进翅膀,告诉自己睡一觉就会好了。
不过这该死的夜晚竟有些冷,利威尔的身侧总是有风灌过来,他烦躁地扬起脑袋,天色已黑,周围的天鹅们一个挨着一个,他游了一段距离,看见和卡尔拉还有格里沙亲密地挨在一起的艾伦,只好烦躁地转了几个圈,又回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艾伦总是和自己的父母待在一起,他们之间没有其他人可以插足,利威尔在远处高高地抬着脑袋看着,扇了几下翅膀,飞上天空转悠了几圈,下来看到艾伦跟着父母游到了另一边。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利威尔在心里咒骂着,他开始烦躁地啄着自己的羽毛,纠结着该如何与艾伦说话,寒风可不等人!再这样下去艾伦可就要跟着那群鹅一起迁徙了——那儿可有他的父母,一个宽容的父亲还有一个温柔的母亲。
可惜利威尔看着他们一家子那股温馨劲就不肯靠近了,他犹豫着垂下了脑袋,略显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还是掉头回到了自己的鹅群。
迁徙的日子比往年还要早些来了,利威尔看着自己的鹅群,原先的鹅们一个都不少,他忍不住看了看身侧,最后沉默着张开翅膀,发出嘹亮的叫声,身后的伙伴们会意地紧跟着他的步伐。
利威尔带领的鹅群飞了一会,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比他的叫声还要嘹亮优美的叫声,那优美的身姿穿过云层,到达了利威尔的身后,他缓缓扇动着翅膀,有些喘不过气。
“利威尔先生为什么都不说话就走了!”艾伦大声问道,他有些生气,“要不是听到你的叫声,我都不知道要迁徙了,差点就跟不上来了!”
“你个臭小子怎么跟上来了?”利威尔吃了一惊,想想自己之前的担忧,语气恶劣了一些,“你父母可是在那边的鹅群里!”
“我们说好了,”艾伦的语调欢快,“我会继续跟着利威尔先生,虽然好不容易和他们见上一面,但是妈妈还有爸爸陪着,他们还可以再生几个孩子,而且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可是利威尔先生必须要由我陪着。”
“哇哦!”身后的埃尔德怪叫了一声,“小家伙这是在告白吗?”
“艾伦,说得好!”佩特拉也开始起哄。
艾伦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利威尔先生会找伴侣吗?”
“找什么伴侣?到时候生个蛋搞不好又会掉在哪个鸭场子里,麻烦死了,”利威尔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愉悦,“小家伙,记得跟紧我!”
“是!利威尔先生!”
——END

评论
热度(26)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