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艾利】安徒生童话系列短篇同人之一:丑小鸭(上篇)

【艾利】安徒生系列同人短篇之一:丑小鸭
天又开始冷了,最近鲜少听到鸟儿们的啼叫声,也没了前来投喂面包和糕点的孩子们。
利威尔张开翅膀,强有力地翅骨将翅膀整个撑开,他将脑袋微微扬起,发出清越嘹亮的叫声。
周围的天鹅像他聚集而来,来到他身边时将修长的脖颈垂向水面。
“利威尔先生。”佩特拉期待地看着他。
“我们该去其他有阳光的地方了,”利威尔收起翅膀,弧度优美的脖颈向后收拢,他看到一边的芦苇丛中有一个小小的身影,“那是什么?哪家的小鬼?”
“这附近没有其他鹅了!”奥路欧啄着自己的羽翼,“估计又是那些讨厌的鸭子!”
利威尔往那边游过去,没有找到什么,边上的树丛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是他眼花了吧,利威尔动动翅膀,轻巧地游了回去,在后面的树丛里,一双金色的大眼睛羡慕地看着他,小翅膀紧紧地缩在身侧不动弹,眼睛一眨不眨地。
“现在就走,我们的同伴们,”利威尔率先飞离湖面,他在湖面上空盘旋着大声呼唤,“让我们离开这该死的冬季!”
湖面上的天鹅响应着纷纷张开翅膀,他们盘旋在一起,然后有规律地扇动着翅膀,组成一支有秩序的庞大的飞行军,仰着脑袋飞离了这片毫无生气的湖泊。
等到那群令人羡慕的长脖子鸟飞远,缩在丛林里的鸟一下子冲进湖泊的中央,他的翅膀还带着一点灰色,他的脖颈比任何的鸡、鸭都要优美修长,但他还没完全长大,他的翅膀只能这样缩着,不能像那群美丽的生灵一般有力地张开。
尤其是那一只看起来最有威严的,他的颈项弧度优美,他的翅膀收在身侧,微微收住颈项的样子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猛地冲那群飞远了的生灵叫了两声,声音很高很怪,远没有那些生灵的嘹亮优美,反而因为过于奇怪将他自己都给吓到了。
哦,丑小鸭啊丑小鸭,他钻入水底,水压让他的脑袋清醒了一些,他钻出来,眼睛还是渴望地看着远处的天空,你只是想着待在他们身边就可以满足了,你个可怜的家伙!
利威尔带着自己的伙伴们前往温暖的南方,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伙伴,他们和他一样从不畏惧底下黑洞洞的猎枪,而他们总是能安全地到达目的地而不受猎人们的伤害,大家都觉得这得亏了利威尔的领导,但利威尔利威尔每回都将这功劳归于那些不长眼的猎人。
“他们的眼神都不好,”利威尔只是在水中悠闲地划动那带着暖意的水面,“不然怎么会来伤害像我们这样的一群鹅。”
利威尔一直觉得天鹅这个族群是非常有益的,他所认识的天鹅——虽然偶有几个败类——大部分都洁身自好,他们与人类交好,但却受着一些猎人的捕食,他只能认为是那些该死的猎人不长眼所致。
“你们看着吧,”利威尔说,“那群家伙准是便秘太久了。”
利威尔式口癖对于这片湖里的同胞来说见怪不怪,他们相互包容着,同时也敬仰着族里美丽又有威严的天鹅——比如利威尔,他真得算是天鹅群到现在还能有大部分安然生活的英雄。
谁能想象有天鹅敢去驱赶那些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他的猎人?哦,利威尔就敢,他还啄得那些猎人不敢再靠近这里。
继利威尔这波天鹅到达这片温暖的湖泊后,又有一波天鹅群纷纷落下,他们伸长了脖子和先来的打着招呼,小声地寒暄,利威尔从他们身边游过,看到了郁郁寡欢的卡尔拉。
卡尔拉算是这一群的美人,她的眼睛是温暖的金色,天鹅最喜欢这类暖色,她的脖颈修长,翅膀洁白,羽翼丰满,但是自从她和格里沙为了躲避猎人的枪口而丢了一枚蛋开始,她就经常将自己喙向下垂着,也不再像其他天鹅那样偶尔冲着天空亮一嗓子,展示一下自己傲人的优美嗓音。
“中午好,利威尔先生。”卡尔拉和利威尔打招呼,声音有些沮丧。
“还在想那颗蛋吗?”利威尔说,“你是在担心什么?担心他现在正在哪户人家的餐盘上?相信我卡尔拉,那群蠢猪的眼神是注意不到那颗蛋的。”
“可要是没有人孵化,艾伦就会死在那里。”
“艾伦?”
“那是我给那可怜的孩子取的名字。”
卡尔拉显然不可能放弃去想她那颗蛋——被取名叫艾伦的那颗蛋,利威尔对于一颗蛋也有名字感到诧异,女人的心思总是猜不透的。
不过那颗蛋没准已经破了,那样有个叫艾伦的名字倒也正常,利威尔这样告诉自己。
温暖的湖泊总是待不久的,看着那些开始搓手掌的小女孩们,利威尔知道又要出发了。
他们张开翅膀,由利威尔带着的这一队打头阵,天鹅们纷纷跟在他们后面,漫长的旅程似乎没有尽头,很快又回到了原点。
卡尔拉他们那队走得另一个方向,天鹅们并不总是聚在一起,利威尔远远地看见了湖边玩闹的孩子们,身后天鹅们发出叫声。
“我看到他们手上的面包了!”埃尔德在利威尔身后大声说,先离开了队形。
利威尔跟在佩特拉身后落在水面上,这里是一处大花园,园中的苹果花盛开着,他隔着老远就闻到了花味,旁边的水面上垂着一些长长的丁香枝,花香更浓了一些,利威尔离那些花远了一些,开始啄理自己的羽毛。
“你看!利威尔先生!”佩特拉忽然开始扇动翅膀,羽毛滑过利威尔扁长的喙,“有个可爱的小家伙过来了!他是要加入我们吗?”
利威尔有点想打喷嚏,但他觉得这样不太卫生,他低头用河水清洗自己的喙,然后抬头看见了远处低着脑袋的小家伙。
那小家伙羽翼丰满,因为年轻而散发着一种吸引人的生命活力,他突然抬起修长的脖颈,看向四周,那双金色的眼睛圆滚滚的,利威尔像是见过,又觉得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眼睛。
周围的孩子们高兴地把手里的面包和糕点扔进水里,还拉着他们爸爸妈妈的手,指着那只漂亮的小家伙说,“新来的那只最漂亮!这么年轻,这么美丽!”
利威尔看着那些冲小家伙低下脑袋,帮他梳理羽毛的伙伴们,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他游到小家伙的身侧,看着小家伙一脸的惊喜,伸长脖颈去轻柔地触碰他柔软的颈项,“嘿,你这么个小东西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丑小鸭高兴极了,他从未想过会受到这只美丽的天鹅的亲昵,他感到有些无措,笨拙地把自己的脑袋躲在翅膀下面,利威尔看着他的反应觉得有趣,伸着脖子隔着他的翅膀逗他,“快出来!别告诉我你竟然是这样一个胆小鬼!”
“我不胆小,”丑小鸭一个激灵从翅膀下面出来了,他微微扇动着翅膀,将它们张开展示给围着他的天鹅们,尤其是眼前这一只,“我的翅膀是这么有力,飞得很远也不会累,可以让我加入你们吗?只要让我待在你们身边就行。”
“你这是说什么话?”佩特拉轻轻地啄了一下他的翅膀,她还挺喜欢这个小家伙的,“你是天鹅!就该和我们待在一起,而且你是那么的年轻漂亮!我可是很久没有看见像你这样的帅小伙了!”
佩特拉的调侃让丑小鸭再次感到窘迫,但他尝试着不让自己躲到翅膀里面,而是将脑袋垂在水面上。
“哦!看看这眼睛!”一向沉稳的衮达突然扇动起翅膀,“伙计们!你们不觉得这眼睛是那么让人觉得熟悉吗?”
“可不是吗?卡尔拉也有这样一双好看的眼睛,”奥路欧围着丑小鸭转圈,“这小家伙难道就是那个‘艾伦’?那颗被她念叨了整整一个冬天的蛋?”
“谁也说不准,这世界真是太过奇妙了。”埃尔德说着扬起脑袋愉悦地叫了两声,他觉得这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情。
“虽然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是我真的可以跟着你们吗?”丑小鸭说。
“来吧小家伙!”利威尔张开翅膀,他扬起脑袋叫了一声,比埃尔德的更加嘹亮也更加优美,“先不管你是不是那颗蛋,你倒是一个不错的小家伙,想来也不会畏惧那些黑漆漆的玩意儿,等到鸟儿不再啼叫,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
队里多了一个年轻的小家伙,也确实是一件高兴事儿,其他天鹅们纷纷聚过来,和这美丽的小家伙打招呼。
“你还没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利威尔隔着一只鹅去碰他的脑袋,丑小鸭回看过来。
“我叫丑小鸭。”
“啧……”利威尔发出了不满的声音,他想用翅膀去狠狠地拍打那给他取了这么个愚蠢的名字的家伙,“这是什么烂名字!后缀竟然是鸭?你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名字才离家出走的吧?”
“离家出走?您怎么知道?”丑小鸭对于利威尔说的话非常看重,听他这么说一脸吃惊。
“看看!一个只形单影只的小鬼!还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名字!”利威尔咕哝着转圈,瞄了他一眼,因为眼睛细长,倒像是在瞪鹅,“换我早就一翅膀拍飞拿给我起名的家伙,然后走的远远的。”
卡尔拉家的那颗蛋都有一个名字叫艾伦!利威尔在内心咆哮着,而这只美丽的年轻的天鹅居然叫丑小鸭?丑、小、鸭?简直不能忍!
利威尔对于一只见面超不过三分钟的天鹅很快产生了强烈的护鹅情结,一旁的鹅们纷纷赞同地点头。
丑小鸭这么个矮穷矬的名字简直不能忍啊!
“从今天开始我们叫你小家伙!”利威尔嘀咕着,“这也比那三个字让人喜欢!”

评论
热度(33)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