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从此,派大星和海绵宝宝成为了永远的朋友

高虐慎入!!
我快写崩溃了…
最虐的不是他们不能在一起,而是…我爱的cp …被其他cp 挖了墙角!!
事先申明,没有歧视团兵的意思!只是出于cp洁癖所以不能接受。
毕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嗯嗯
—————

我们算是什么关系?
当我的眼睛还留恋在他光滑的脊背和肌肉线条流畅的大腿上时,嘴里无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这只能算是一种自言自语,在欢娱过后为了发散满脑子的热气的行为。
“还用想吗?”但他回答了,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性伴侣。”
好吧,拿起码算是半个伴侣?
我乐观地想着。
然后我们表面上像是严格遵守军队上级和下级的和谐关系的士兵和长官,私底下便是性伴侣。
随着战争愈演愈烈,这种关系时断时续,但它一直存在着。
它简直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可以说要是超出一定时间,我还会因为缺少他而出现游魂状态。
我模糊地意识到我爱着他,或许比那个更为深刻,好像他本来就存在我的身体里,只是通过这个行为回来了。
“艾伦,你投入的太深了,”阿尔敏面色震惊地听我说完,默了一会,俯下身拔了一株杂草,在手里揉捏着,“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一直有这样的坏毛病。”
坏毛病?我有些迷茫。
“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一头钻进去,典型的死心眼,”阿尔敏说着看了我一眼,眼神懊恼,“而且完全听不进别人说的话。”
“可是专心于一件事情不是很好吗?”
我不赞同他对我的评价。
阿尔敏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
战争结束了。
过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只是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一阵接近于嘶哑的欢呼声,等睁开眼睛,三笠告诉我,我们胜利了。
胜利了?所以大家都自由了吗?
我有些茫然,长达三年的战争结束,我却没有任何喜悦,只是看着天花板,想着他。
利威尔会高兴吗?
想到这里,我才扬起嘴角,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而有些麻木的心终于感受到了血液奔流的滚烫。
我们都活下来了,真好。
我想立刻去找他,于是拖着尚且疲惫的身体去找他。
在走廊上走了一段路我才想起来,我从醒来到现在还没听到过任何关于他的事情。
我只知道我们胜利了,但我还不知道他在哪里。
这真是一个失误。
不过我在脑子一热时经常会这样。
我只能先去找人询问,但沿路遇到的人不是抱着痛哭就是一脸茫然。
那个刚入伍不久的新兵抓着我的肩膀,颤抖着声音不停地问我们真的胜利了吗?
我回答说是,他就哭着跪了下去,嘴里喊着不知是谁的名字。
他喊着妮妮,那更像是情人之间的低声呢喃。
他说不定会像我一样,在清醒之后去找自己爱着的人,就像我一样拉着一个人就问“请问您知道妮妮在哪里吗?”
相信他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微笑回应他,无论知情与否。
想到这里,内心的急切便缓和了下来。
战争结束了,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可以慢慢来,虽然我有些遗憾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他。
“韩吉分队长!”我终于遇到了一个熟人,她那一头乱发特别显眼,正双手叉腰对着莫布利特大笑,“您知道兵长在哪里吗?”
她突然停了笑,张大着嘴回头看我。
“哈哈…是艾伦啊…”她这回笑的有些勉强,“人类胜利了呢…”
“嗯嗯。”我应着,又问了一句,“您知道兵长在哪里吗?”
“哦…利威尔啊…”她继续干笑着,转头看向另一边。
“兵长在哪里?”我有些急了,为她明显异样的态度。
“我想我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他,”她转头看我,眼镜片后的眼睛第一次露出了堪称柔和的眼神,“我们的小巨人也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我听韩吉小姐的在团长办公室找到了利威尔。
那时候他正在和团长拥吻。
原本熟悉的脸变成了陌生的背影,房间的布局是那么陌生,我甚至在想和他接吻的人是谁?
或许那不是利威尔?
对,我只是来错了地方,恰好看到两个相爱的人。
对…相爱的人…只有互相喜欢人才会这样完全拥抱着对方,接纳对方的吻。
“有什么事吗?”团长抬起头看我,笑得和平时一般温和,“是来找利威尔吗?”
自欺欺人就这样被打破,我已经不想再这样默不作声下去了。
“团长…”我的舌头连着牙床都在颤抖,它们在这一刻与我的心脏连到了一起,紧紧绷着,“您…你们…”
“我不是一开始就说好了吗?”利威尔转过头看着我,眼神就像是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好像从不把任何东西放在心上,“我们是性伴侣。”
“只不过是战乱的时候陪个小鬼玩玩,不要当真了。”
———————
嘤嘤嘤!以后再也不写这种东西了!!学到韩吉桑那里就写不下去了,但不写完又不甘心!!
等我回去在床上滚两圈冷静下先。

评论(7)
热度(13)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