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2015艾伦生诞】我不是变态(后续)

3.大叔的夜晚
在身体上游走的纤长的手指,就连那快感都像是染上了小麦色,我仰着脖子,喉咙里的呻吟抑制不住地游走,它们占据了我的大脑,刺眼的灯光让夜晚显得很模糊,我顶着满脑子的浆糊,感觉到嘴唇被棉布摩擦。
“去关灯,”我伸手狠狠拉起他的脑袋,牙齿在嘴里打颤,“去把那该死的灯关掉!”
他被迫猛地喘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我的眼神甚至还有些迷茫,那柔软的深栗色在我苍白的指节下有了一些尖锐的棱角。
他只愣了一会,马上用手撑在我的手肘边,他的胸膛罩住了我的整个视野,然后咔的一声,笼罩在他身体周围的灯光消失,眼前一片黑。
“利威尔先生?”他有些不确定的声音传来,一个柔软的物体接触到我的额际,他在用嘴唇确认我的轮廓,他像是疑惑地咦了一声,然后那嘴唇蹭了下来,到了脸颊。
我只知道宠物对于亲近的人会用嘴巴来表示感情,难道他也有这样的习惯?
“痒死了。”我有些嫌弃,转头直接对上了他的嘴唇。
他显得很兴奋,牙齿轻咬我的下嘴唇,周围终于有了一点光,我看到他的眼睛直视着我,完全没有正常接吻该有的闭眼沉醉的表情。
但他那双被点燃了的赤金色眼睛令我也感到有些兴奋,就像是整个人都要被吸纳进去,不得不说这感觉还真不赖。
两个男人滚在床上,那过程不会温柔到哪里去,而这个小鬼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整个过程都像是一只狼,伸着舌头舔舐着猎物,偶尔咬上一口,那疼痛连着他的安抚让快感在我身体里蔓延。
“抬高一点。”火热的手掌托在我的臀部,双腿被他放在了他肩膀上,然后一抹幽暗的绿色猛地靠近,火热的额头紧贴着我的,大概是有了些汗,我感觉有些冰冷,继而是灼热。
他的前戏看来还不够,那个地方传来的痛简直就像是要被撕裂了。
我痛得咬住下唇,伸手狠狠抓住他后脑勺处的头发,他吃痛地唔了一声,速度却快了起来。
我一句他妈的说了一半,紧接着全身就像是被闪电给击中,大脑一片空白,等我再次睁开眼睛,那种麻痹的感觉仍然没有褪去,而这个臭小鬼却更加兴奋地撞击刚才的地方。
“唔!小鬼……”我的视野有些模糊,汗珠和眼泪混在一起,嘴角甚至还有些冰凉的感觉,才说了三个字,嘴唇就因为那强烈的快感而颤抖,“别……给我……唔……得寸进尺!”
“可是您看起来很舒服啊。”他像是有些疑惑,冲着我歪头,但他下面的力道根本没有缓解的意思,世界还是摇晃的厉害。
这家伙果然是一匹狼。
我又闷哼了一声,把勾在他腰上的双腿又紧了紧,探头过去舔了舔他的耳廓,紧贴着的身躯立刻颤动起来。
不过我喜欢。
4.少年的未来计划
那么首先是要想办法在他家里住下!
我掰着手指,手臂里环着的是熟睡着的男人,他的碎发沾了些汗黏在我的下巴上,我探头过去看着在他背脊上活动着的双手,看着一根手指被我按下。
然后要和妈妈说在这里找实习公司……
第二根手指按到一半,我忽然想起利威尔先生好像就是服务于某家公司。
要不去他工作的公司实习?这个想法不错。
我这才把第二根手指按下,然后用右手上剩下的三根手指在他背上跳舞。
我们刚做完,身上都还粘着汗,指尖与白皙的皮肤相触,触感滑腻。
记得每次我们见面,他都是一身西装笔挺,干干净净,也从不把手肘放在餐桌上,是觉得脏吧?
而且他家里也很干净——
我环视了一下,黑白色调的卧室里,只有最基础的家具,风格简洁而大方,就连天花板也是一片雪白,完全彰显了主人崇尚简单干净的个性。
这样有洁癖的人一定不喜欢身上沾满汗睡着吧?
我这样想着把他抱出了被窝,带着他去卧室附带的浴室里,浴室更是干净,明明是最容易有水渍和脏污的地方,就连回头时看到的墙角都闪闪发亮。
噗……这个人真是……
如果是保洁阿姨做得还好,如果是他——我只要想着他穿着围裙戴着手套和头巾仔细打扫的样子就觉得心里痒得不行。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我把热水调好后将他放进浴缸里,看着他身上我留下来的痕迹,忍不住倾身狠狠地抱住他。
不想让给任何人,不想从你的生活里失去踪迹。
我一定要留在你身边,让你渐渐地离不开我。
为此我还想着以后要去找萨沙学几样他喜欢的甜点,不是都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吗?
我仔细地帮他清洗着,他的腹肌很漂亮,全身的肌肉线条更像是艺术品一般,穿衣服还特显瘦,我之前经常偷偷观察他都没发现他这么有料。
尤其在之前,我让他骑在我的身上,他的腰就在上方柔韧地弯曲着,腰线流动的弧度……哦,光是想想就让人……
下身果然起了反应,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也就是这样了,我只能苦笑着清洗他的后背。
“嗯?”他靠在我肩膀上的脑袋忽然发出了声音,下巴在我肩胛骨磨了磨,“艾伦?”
他的声音有些含糊,有点沙哑,听在耳中就像是他在到达高潮时的嗓音。
我滚动着喉结应了一声,凑过头去吻住他转过来的嘴唇,轻轻啃咬着。
天应该还没亮吧?
1111111111111
那啥……肉汤炖的有点少……我果然不适合这么费脑力的东西(顶锅盖逃

评论(6)
热度(52)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