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2015艾伦生诞】我不是变态(完结)

*可能会有后续?
2.少年的爱恋
他是被朋友带来的。
那个一头红色扎着马尾的女人走进门的时候我以为只有她一个人,但等我恭敬地弯下腰并打算抬头说一句欢迎光临的时候,看见了从她身后走出来的青年。
或许更年轻一些?当时的我以为他很小,如果不是那一身职业化的黑色西装,我会以为他和我一样读着书,或许还会是正在准备高考的高中生。
他看人的眼神很特别,轻轻地印过来一眼,不会给人轻蔑的感觉,但烙下的印却比火焰更灼热。
“主人。”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错台词,经理嘱咐过这是在为入座的客人服务时该用的开场词。
但他身边那位女人却很兴奋地拍着他的肩膀,我很清晰的看见他皱了眉,但马上又淡了下去——因为那只手被他第一时间给拍掉了,“你看是不是很有意思?而且还是个大帅哥!”
“嘛。”他点点头,剪得很碎的头发擦过耳尖周围的皮肤。
“请跟我来,我的主人们。”这其实不算我的职责范围,但是让正在为其他客人服务,贝特霍尔德也正好去端甜点了。
但或许更多是出于我的小心思,我向来是个坦率的人,尤其是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这个男人的眼睛,我第一次看到比大海更加美好的东西。
那是淡淡的烟灰色,就像是天空的乌云聚集在一起,那种若隐若现的风暴被完全隐藏后所展现出来的恬静,它让我有些控制不住翻涌的情绪。
我想看他享受甜点时的样子,于是又再次做出规定之外的事情向客人擅自推荐了自己喜欢的甜点。
他很喜欢,我看得出来,这真是不能再棒。
“臭小子竟然在偷懒!”我正在墙角看着他想用我推荐的挪威森林,冷不防被让给圈住了脖子,我立刻弯下腰想把他给甩下来,完全忘了自己正穿着修身的执事燕尾服。
“注意形象!注意形象!”一头金发的经理赫利斯塔第一时间蹬着那双高跟鞋跑过来,“执事可不能在店里玩摔跤!”
“这次就放过你!”让松开手在我身后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我看着他觉得手痒得不行。
“那真是谢啦,马脸。”我把白色方巾搭在手臂上,冲他弯腰笑了笑。
那个死马脸,这次的论文一定要杀他个措手不及!
我暗自在心里下着决定,对面那桌的客人起了身,我看到他和那个女人一起离开了店面。
还会再来吗?
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甚至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对方是一个社会人,然后就失去了这短暂的与他相处的时间。
可是他看起来很喜欢挪威森林,萨沙的手艺完全可以相信,尤其是甜点,所以他会再来的吧?
他会吗?
告别了店里的朋友,我和往常一般乘电车回家。
最近的课程松了不少,一大堆的下午空了出来,再加上昔日的高中好友赫利斯塔和尤米尔一起合伙开了一家执事咖啡厅,因为缺少人手,于是我暂时作为服务员来帮忙。
执事的容貌不能差,还要有修养,不然会让来的女孩子感到不自在,赫利斯塔这么说着,用她惯常的柔和眼神看着我,所以艾伦你来做一段时间好吗?在我们找到合适的人之前。
于是我早上在学校上课,下午在执事咖啡厅打工,晚上就会自己租的公寓。
等这段时间过去,就是为期一年的实习期,妈妈很早就问过我是不是要在这里找实习公司。
要操心的事情还很多,我看着车窗外面的景物,脑海里滑过的却是那抹烟灰色。
真的见不到了吗?
这么想着我有些难以抑制的沮丧,但同时又觉得不甘心。
站点到了,我起身,转头忽然发现了角落里的他。
他坐的很随意,坐下来的时候,小腹紧绷的弧度便非常明显,白色的衬衫连带着手腕、锁骨都包裹得很严实,他的喉结动了动,我顺着那弧度看下去,有些移不开视线。
最后我顺着下车的人流逃到了站台上,再顺着人流跑出了地下,那笼罩至我全身的阳光让我更加清醒地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
我想要他。
艾伦.耶格尔想要占有另一个男人。
我从未发现自己有过这种超出正常伦常的想法,这是第一次,而我父母显然也没有预防过这方面的事情。
他们只是用行动教导了我要对你的另一半好。
他们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夫妻,偶尔小吵小闹,偶尔秀恩爱,父亲还是著名的外科医生,这真是最完美的家庭。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会让我这个理应走上他们老路的独苗长歪了?
我得好好想想。
在第二天,我又看见了他,他是一个人,偏休闲风的西装,手肘处是很有古典气息的牛革,在他拿着菜单时我就在观察他,这感觉真是棒。
看来我还有偷窥的倾向,我妈妈知道了会哭的……
不过我只偷窥这么一个人——不行,这样听着像是一个变态跟踪狂。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跟着他走回家,然后站在楼下,看着那一排排整齐的窗户中那个属于他的一格亮起。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会是牵着他的手打开门,或是在他打开门后看见的第一个人。
不过我现在依旧只是在回家的电车上偷偷地看着他。
他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一边,偶尔会给孕妇让座,有调皮的孩子在电车里乱跑,他会抓住,然后来一句“小鬼小心点。”
小孩子不怕他,我想他对此应该感到非常疑惑,因为我看到他眉间那个浅浅的褶皱。
我想小孩子也是喜欢美好的东西的,所以才不会害怕被他对视,事实上我觉得那算是一种享受。
我从没看他主动跟谁打过招呼,或许是因为熟人不在他身边,而我经常看到他说小鬼。
有一句话是,常在岸边走哪能不湿鞋。
我终于还是暴露了,就在电车外面,我听着歌,听着洋葱被一层层剥开,然后透过车窗看见那双漂亮的眼睛。
但没有沮丧,我对于我被暴露在他眼睛里有着非常大的期待,于是我靠近了他,近距离地观察着他,我感到内心的汹涌得到了平静。
而他对于我的称呼也是小鬼,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样的他非常可爱,哪怕是在知道他比我大很多的时候。
咖啡店的打工即将接近尾声,但我无法忍受他从我视线里消失,具体点是我不希望成为他生命里的一个路人。
成为变态也不错,虽然我不是变态。
他依旧来了咖啡厅,一身纯黑色的西装就像我见到他的第一天。
他的手沾到了奶油,我拿着白色方巾将那双手包裹住,轻柔地擦拭。
我想是时候了,我不能再等了。
下班的电车我还是找到了他,我站在他的面前,和他说笑,当然笑得只有我,但他一直在听我说话,这让我很满足。
我的站点在不久之后化为窗外的风景。
“你家过了。”他抬头提醒我,但其实他该说得更早一些,不过我喜欢他这种看似迟钝的行为。
“今天不一样,”我靠近他,试探地看进他的眼睛,“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他没有说话,等到我跟着他下了车,跟着他来到昏暗的街道上,跟着他穿过路灯的光晕。
“小鬼,”他终于停了下来,“再往前面走就是我家。”
我当然想去,但是这好像不能直说,我有些苦恼。
“你想上来做客吗?”他出人意料的开口,靠近我,眼神是我在那幻影一般的想象中才见过的深邃,“天亮之前可是不准走的。”
这真是令人惊喜不是吗?
我想这是个不错的开始,我对着他弯下腰,就像在店里时那样,我捧起他的手,虔诚地亲吻他的指尖。
“今天菜单的主菜是艾伦.耶格尔,”我冲他抬头,看见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就像是享受甜点时那样,“祝您用餐愉快,我的主人。”

评论(10)
热度(50)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