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2015艾伦生诞】我不是变态(1)

1.大叔的爱恋
“一杯黑咖啡?”纤长的手指握着圆珠笔在单子上轻点着,他的嘴边带笑,那笑和店里所有穿着黑色燕尾服走来走去的家伙一样,但他看着我时,必须是特别的,“今天店里出了新品,柠檬果恋,柠檬的醒神加上水果的爽口,我想先生您会喜欢的。”
“听你的。”我抬了抬下巴,这样的动作会显得傲慢,但是抬头后可以看见他的眼睛。
金色的,像是流出来的蛋黄酱,光是想想就该死的甜。
“那么——”他微微张开嘴,下巴往下移了点,应该是低头看了一眼菜单,喉结滚动着,“今天的菜单是一杯黑咖啡,一份柠檬果恋。”他说完,将笔夹在单子上,然后被他用右手压在胸前,紧接着他弯下了腰,那柔软的发旋近在眼前。
我交握在餐桌上的双手开始颤抖,它们暴露了我的内心对于接下来一幕的疯狂期待,而为了掩饰我眼里要烧起来的渴望,我微微眯起了眼睛。
“祝您用餐愉快,”他朝这里看了过来,那甜糯的蛋黄酱变成了熔岩,滚烫的温度流到了我的胸口,“我的主人。”
就是这决定性的一幕。
即使已经看了不下十次,但我还是要说一句——
真他妈性感。
我在他走后,忍不住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左手捂着嘴,内心的手不断留恋在他纤细的手指、滚动的喉结还有那流淌着的岩浆上。
我想我不是变态,我只是疯狂地迷恋上了一个在执事咖啡厅打工的青年。
他的名字叫艾伦.耶格尔,他有和那群人妖不一样的小麦色的性感肤色——不对,他全身都性感的要死,而当他抬头看向我,该死的,我感觉自己的眼睛被这小子给黏住了。
到这里,我倒是要感谢那个混蛋四眼。
看来这家幼稚的餐馆还是有可取之处。
看着他在之后为我端来咖啡和甜点,低垂着头为我布置餐桌的样子非常迷人,青年人特有的清爽的深栗色在我眼前晃动着,而当他直起身来,我便只能看到他扣得严实的衬衫扣子。
这家伙真高,无论几次我都要感叹一下。
看来他的父母把他养得很好,就连那温顺的态度,想必也是母亲的功劳,他看起来很有教养,那或许是他父亲的功劳,哪怕不看外表他也干净的非常完美。
他全身都是优点——我看中的人怎么可能会差?
但像这种家伙,绝对不会看上我这个脾气暴躁的老男人——这点我很有自知之明。
不过限度以内的观察和留恋不算犯规,我想在他辞职之前,我都会来这家咖啡厅。
虽然这里的黑咖啡好像不够纯。
我转动叉子,灰色的袖口滑动,露出了一小截白色衬衫的袖口,明亮的金黄色粘连在叉子上,我让它靠近我的嘴唇,小幅度地舔了一口。
清爽的甜味在口腔里蔓延,我享受地眯起眼睛,然后将那一叉子含在了嘴里。
那个小鬼——我想凭我的年纪够资格这么称呼他——对甜点很有一套,只要是他推荐的都会是美味。
或许我对他太过偏心了?
我只有在中午会去那家店,下午会直接回家。
回家的电车上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对面车窗外的风景模糊成一片,偶尔会有一幢房屋或是一根电线杆突兀地出现,最后是戴着耳机的他,他透过车窗看见我,露出像是惊讶的表情,然后冲我挥手。
他穿过人群来到我面前,从长袖T恤里露出的那截小麦色的手臂,上面的肌肉微微绷着,手指紧紧地握住上面的拉环。
“原来您也坐这班电车吗?”他用敬语说话的样子特别顺眼,尤其是他还会低下头来,蜜金色的眼睛带着毒药一般的亲近,“您是刚刚下班吗?看起来有些累,身体应该没有大碍吧?”
这小鬼对谁都会这么上心吗?
我有些不悦,但我向来不会表现出来,但对于他,不表现出来又会觉得不甘,于是我看着他。
他和我对视了一会,然后猛地移开了视线,小鬼果然经不住和大人对视。
“嘛…大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我漫不经心地看着他T恤上那个洋葱头,说句实在话,我受不了这种东西,看起来就像是女生喜欢的,但是他穿起来我就觉得不错,“小鬼不要瞎操心。”
“噗……”他突然笑出声来。
我回想了一遍,但没有发现刚才我说的那句话里面有什么可以让人发笑的内容。
果然是老了吗?这就是所谓代沟?
啊啊……这样想来还真是令人伤心,虽然我没有不能接受自己是个老男人的事实,但是在自己迷恋的人面前再次意识到,还真是令人有些不是滋味。
“那个是您的口癖吗?”他笑得像是在开花,我忽然觉得电车的空气也不是那么浑浊的令人难受了,“明明看起来也没有比我大多少,为什么总是要装老成呢?”
……又来了一个认错我年龄的,每当这时候我都想冲对方喊一句“老子他妈已经三十五岁了!”
但是对于他,我的一切都像是被软化了,用那个混蛋眼睛的话来说就是“我就像是被他捏着的一棵橡皮软糖。”
当时我就说了一句,那是什么鬼?
不过现在想想,好像还是有点道理的。
“按照年龄,你叫我一声叔叔并不过分。”但要是这小鬼敢这样叫我,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诶?是这样子吗?”他睁大了眼睛,浑圆的杏仁眼看起来特别精神,“您都这么大了……那么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艾伦.耶格尔,目前正在执事咖啡厅打工。”
“利威尔.阿克曼。”
“那我就叫您利威尔先生吧?”他笑着,电车在这时候停了下来,门刷地打开,他转过身,“下次再见,利威尔先生。”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便容易了很多,在那之后我经常会在回家的电车上遇到他,他总是会冲我挥手,然后穿过人群来到我面前。
这感觉真他妈的棒,但我知道现在感觉越好,以后等见不到了感觉就会越糟。
“人还没约上手?”
混蛋眼睛又没有敲门,我看着她带着浑身的细菌走进我的办公室——她本身就是一种蔓延性细菌,这让我有往她身上喷消毒剂的冲动。
“小天使可是非常抢手的。”她企图用手来污染我的文件,我及时抽出一张消毒用的湿巾盖在她手上。
“小天使?”很贴切的称呼,那小鬼确实是闪光如同天使的存在,但我可不希望他真的像天使那样没有欲望。
“哈,你果然不知道,”她把湿巾在两只手掌之间来回摩擦,眼镜片闪着光,“财经学院的高材生,金融管理系的系草,他在学校的外号就是小天使,那群女生们可都跟狼似的盯着他。”
“嘛……还不赖。”我看了一眼手里的文件,确定没有问题后在上面签字。
“有没有心动?”她压低上半身靠了过来,“我们的老流氓是不是激动得无法控制自己了?是不是想要马上把小天使给绑……嗷!”
用消毒湿巾堵住了她的嘴,世界果然安静了不少。
不过她刚才倒确实是说出了我的心声。
不过绑过来之后干嘛?强迫他上了我?
混蛋眼睛被佩特拉和奥路欧给拉了出去,房门被关上,我停下笔头。
要是那双蜜金色的眼睛只看着我,要是那副年轻的躯体可以紧紧地抱住我,用那年轻的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轻吟“利威尔……”
下体异样的感觉让我立刻回神。
自作孽不可活,我低声咒骂着,试图再次回到文件中。
“利威尔……”
带着热气的舌头在耳廓边带出一阵湿湿的凉意,顺着脖颈向下……
“利威尔……”
轮廓性感的嘴唇紧贴在眼角,随着那股传遍全身的热流缓缓张合,我弓起背,忍不住喘了口气。
“利威尔……”
结束的时候我感到有些疲惫,将手里的纸巾扔到垃圾桶里,我轻推靠椅面向办公桌后面的白色墙壁。
我想着那小鬼的样子做了。
那确实是一种迷恋,而我似乎向着不得了的道路又前进了一步。
活了三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是内疚之类的感情我向来不会放在自己身上。
我想我也不算太差。
三十五岁,事业有成,无父无母,有房有车,除了一个美丽贤惠的老婆,我算是成功的范本。
不仅仅是因为那些讨厌的化妆品和香水的味道没有交女朋友,而是因为不来电。
我可不会委屈自己,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我甚至打算就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试试看。
埃尔文知道我的打算后只是笑着摇摇那个快秃了的脑袋。
明明只是个单身的发际线中年男人,说起教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你需要一个人陪伴,等你知道了那种感觉就不会觉得一个人过一辈子是个可行的方案。”
已经一个人过了三十多年,我还是不觉得一个人下去有什么不好。
不过要是需要再加个人进来,果然还是只有那个小鬼才行。
不过那个小鬼是不可能的,那该死的大人的理智提醒着我。
真他妈的麻烦。

评论(1)
热度(55)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