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出江湖啦(无力虚弱喊)
其实不过是把缩回去的脑袋钻出来了……

【艾利】三日梦

强迫症补发
1.第一日
“艾伦!”
妈妈的脸总是会有很多表情,而她经常会对着我皱起眉头,一脸苦恼。
“先去把手洗了!”
“哦。”
我应了一声,滑下椅子,地板被我的鞋底碰到时发出吱呀一声。
我踩了踩,发现这里的木头有点烂掉了。
这座房子也很老了呢,毕竟在我们家住进来之前就已经在了。
这是妈妈告诉我的。
她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语速很慢,像那条总也流不快的河,回忆在里面满满翻滚着。
洗手的水是已经压好放在那里的,那个装置比我高太多,也非常的强壮,我曾经尝试将自己挂在那个金属制的把手上,用自己的体重压出一些水来。
“淘气。”
那时候,一双手按在我的发顶,温热的体温舒服的让我想要入睡。
然后我就被抱了下来,看着妈妈用那双温暖的手抓住被我握得同样温暖的把手。
“噗滋!”
冰冷的水溅到木盆里。
那双手伸过来,将我抱起来,我伸出手指,小心地探入那冰冷的液体。
确实好冰,感觉全身都要冷起来了。
我打了个颤,听到笑声从上面传来。
温和的,好听的,带着妈妈的体温。
那是我几岁时的事情?
我踮起脚尖,把手指尖浸入那盆冰冷的水里。
寒意渗透了我的四肢。
好冷……
春天的水还是这么冷吗?
“好了吗,艾伦?”
“恩,马上来。”
就差我一个了,我听到父亲在翻阅报纸的声音,那薄薄的带着奇怪的味道的纸张擦过木质的桌面,发出的声音并不怎么好听。
我洗好手转身,看见一桌子的人。
爸爸、三笠、妈妈……
他们都坐在那里,妈妈看着我,嘴角带笑。
“今天有你喜欢的鸡蛋。”
“真的吗?”
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我跑回桌子,在三笠身边坐好。
“艾伦……”
诶?
身体突然重了很多。
我感觉周围有一片黑暗,椅子在向下沉。
桌子突然扭曲开来,就像是一只沙漏,向中间凹陷下去。
妈妈的手向我伸过来,然后断裂开来,鲜红的碎片散落。
溺水般的窒息感向我袭来,我全身痉挛着抽动了一下,眼前有一瞬间的微光。
微光里是斑驳的轮廓。
我迷迷糊糊动了一下身体,带动着一连串金属爬行的声响。
好困……
“艾伦。”
我睁开眼睛。
这回明亮了许多。
树叶沙沙作响,风声滑过耳廓,手下的草地有些潮湿,我抬起手来,看见了交错狼狈的压痕。
手有些麻了,我想伸手去揉的,却转过了头。
小时候的阿尔敏坐在我身边,翻动着手里那本硬壳书,精美的插画在他的指尖一闪而过。
“沙之原野……”
我的脑海里还是那张一闪而过的图片,喃喃出声。
“不止这个!”很少看见阿尔敏这么激动的样子,他把书推了过来,我低头,看见摇晃的树影映在上面,“还有火焰之水,冰之大地……”
“大海……有取之不尽的盐对吧?”
“没错!”那双天蓝色的眼眸闪动着,看了过来,我看见里面树木的倒影,“可是艾伦,你怎么知道的?”
对啊……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脑子里沉沉的。
我是怎么知道的?

“铛!”
耳膜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刺到了,脑子像是被人重击了一下。
我睁开眼睛,看见昏暗的天花板,带着一点微光,轮廓影影绰绰。
“铛!”
又是一声,那人大概有些不耐烦了。
我撩了一下额发,冰冷的手心让大脑清醒了一些。
起身的时候听到锁链在地上爬行的声音,非常清脆,带着冰冷坚硬的质感扣住了我的手腕。
门被大力打开,吱呀一声撞到铁栏。
“你的早饭!”
陶瓷的盘子被磅的一声磕在床尾。
说是床,但其实是铁质的,我还以为那个盘子会被磕成两半。
我倒是无所谓,但那个人就要倒霉的再去拿一份了。
“居然被分配过来照顾怪物的一日三餐!”
嗓音有些粗,它传来的时候已经响起了铁门被锁上的声音。
“真他妈倒霉!”
哦,或许我想错了。
我尝试着坐起身来,这里的地牢不比古堡,就连夜晚的寒意也是翻倍的,我从醒来开始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脚。
要是刚刚那个盘子被磕成两半了,那人应该不会再去拿一份。
唔……就说是怪物发狂打碎的……没有人会不相信吧?
是啊……冰冷坚硬的床……冰冷的人……
我拖起右手,用泛着金属冷光的勺子将早饭的浓汤放进嘴里。
还有冰冷的食物。

评论
热度(7)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