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lalalal小乌龟呀小乌龟,壳儿圆啊头儿扁

【艾利】三日梦

2.第二日
“你这个急着去送死的混蛋!”
坠入黑暗不久我就听到了一道十分熟悉的声音。
然后视野晃了一下,脸上传来麻麻的感觉。
我这是被打了吗?
我站起身,伸手拍了拍裤子。
“喔!这两个人又来了!”
“嘿!这里开始下赌注!有没有赌两个人谁赢的!”
“这里赌让输,半个面包!”
同期生们在食堂里起哄,大家都站起来围观这里,好像这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但其实没有一个人的脸上带着担忧紧张的神色,他们都置身事外地笑着。
“刚刚是哪个混蛋说我会输?”
让一张马脸因为怒气显得更长了,他转头向那群人大声吼着。
“你们这些没脑子的家伙!看我漂亮地赢给你们看!”
虽然最近进步是很多,但我可不认为他可以赢过我。
毕竟是苦苦钻研过的格斗技,这可是我唯一比较自豪的长处。
让那家伙就像头狼一样在对面看着我,说真的,我还挺喜欢他露出那种眼神。
那样让我觉得被当做一个对手尊敬着。
然后那头狼就一脚狠狠地踢到了我的腰侧,还好我伸手挡住了。
不然那一脚可能会让我感到反胃——那可真够呛的,会影响到我接下来的行动。
不过我的行动一直都不太顺畅。
我感觉我的四肢轻飘飘的使不上力,但当它们接触到对方的身体时,又会带来我预期中的效果。
我就在轻飘飘的感觉中将自己的同期打趴下了。
说句实在话还挺高兴的。
这说明我正在强大不是吗?
“你进步的很快嘛,让,那一脚力道很惊人啊。”
“少给我在那里炫耀!”让一张马脸很黑,但还是伸手和我的拳头碰了一下,“本大爷很快就可以打赢你!”
拳头相互碰撞时,还是冰冷的。
为什么我要用【还是】呢?
“艾伦你太冲动了。”
咦?
我感觉自己在向前走,身旁传来的是阿尔敏的声音。
“说到底你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自从进入训练兵团后,我就觉得阿尔敏快变成我妈了,越来越会唠叨。
想到这里,觉得心口有些闷。
“放心吧,我会赢的。”
“这不是赢不赢的问题吧?!”
“算了阿尔敏,”三笠拍了拍脸露无奈的阿尔敏,“艾伦看起来很开心不是吗?”
我很开心吗?
双手五指张开抚上脸颊,我触碰到弧度明显上扬的嘴角还有微微隆起的笑肌。
原来我很开心吗?
这样想着,就有些酸酸的东西从胃里面涌了上来。
好奇怪。
我捂住肚子,却感觉酸涩的感觉积累到了喉咙里。
肚子明明没有被踢到啊……
日光在余光中闪烁着,一瞬间刺到了我的眼睛。
我直起身来,用右手揉着眼睛。
“那个,艾伦……”
赫利斯塔?
我转头,看见了脸色不太好的赫利斯塔。
她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伸手去碰了一下她的额头,触手一片冰冷。
好冷……
我缩回手,抱住了手肘。
“你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
我感觉脑浆都要被冻住了,可是还能思考,这四个字通过我的舌尖在脑子里转了一圈,然后出来了。
我想我没有仔细地想过,但我回答得很快。
“有啊。”
“诶?是谁?”
赫利斯塔往旁边看了一眼,一脸紧张,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真的好奇怪的样子。
我喜欢的人……
“黑色的短发……手指很漂亮……眼睛也是……”
我说出了一些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词汇。
然后周围转黑,我看到一束光亮袭来。
“他的脸……”
有着什么样的表情?

是怎样的一张脸呢?
醒过来的我依旧想着这个问题。
锁链在地上慌乱地爬行着,我转了个身,环住双臂。
地牢里又安静了下来。
我抱了一怀的空气,既不冰冷也不温暖的空气。
被子很薄,而我只穿了一件衬衣,单裤,冰冷的脚趾暴露在空气中。
我缩了一下身体,缩进同样冰冷的被窝,抱住怀里那团虚拟的空气,不知为何蹭了一下。
就好像我已经做过很多次。
对啊……是怎样一张脸呢。

在想的时候,耳边好像很吵。
回神的时候那人已经锁好门离开了。
是食物吧……
早饭?中饭?还是晚饭?
我伸手,让五指陷入柔软的头发里。
好像应该更短的……

评论
热度(12)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