蹩脚的诗人,三流的写手,兴趣使然的画手

人生或许就是一个牢笼吧

我最近经常自欺欺人。

在大晚上都已经难过得哭出来了,却死命要用笑憋回去,觉得只要还能笑出来,就没那么惨。然后我就像个神经病一样,边哭边笑,现在想想,完全是哭得撕心裂肺却还要自欺欺人了。

我也不想自欺欺人,可不这样,就真的太难过了。

穿着不超过五十块钱的廉价短袖,刚上班没有收入但要在外面吃午饭,没办法用起了蚂蚁花呗,开始用小账本计算到了几个月后的开销,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回家,什么时候回来都不会有人管。我才二十多岁,但常常感觉自己穷途末路,听着我小妈说她给我哥买的外套多么合身,可我连一件合格的冬衣也没有,听着我爸嫌弃我打扮不上档次,可我那时候还没有工作,繁忙的学业,一千多的零花钱……

啊,...

【艾利】我只能爱你(利威尔性转注意!)

第三个片段:渣男不溶于爱情


利威尔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而他面前的这位女士——曾经一条街上的玩伴现在傍上大款生活滋润——抱怨了整整一个小时的“艾伦耶格尔”。


哦,你要问她艾伦耶格尔是谁,她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这是个渣男。


毕竟一个好男人不会有女人花巨款来找她只为了给他好看。


总之单子是接下了,利威尔对于这种低成本高收益的单子来者不拒。


“这位美女也太能说了吧……”一边的伊莎贝拉咋舌,她后来都听傻了,“她期间喝了三杯水,满满的,她都不会想上厕所吗?”


“没办法,都因为那该死的爱情。”利威尔...

吃药好像会上头诶

刚喝完一口巨苦的中药,想到今天跑完的面试,单方面在微信上和我爸近乎于发泄的吵架,而明天的面试也还笼着一层幻想带来的朦胧感。


说来也是惨。


先前有段时间发现我爸疑似精神出轨,我这人在奇怪的地方有很严重的精神洁癖,反正就是被我爸给恶心到了,偏偏我爸智商很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骚操作,但是,在我对他发作的时候,发现那位阿姨自己是知道的。唉,贵圈真乱,请把我屏蔽谢谢。


总之远离了我那个智障爸爸后我好了很多(与世无争.JPG),然后因为养病啥都干不了就开始肝(?)星露谷物语。成功攻略我一见钟情的NPC,兢兢业业勤劳致富后生了一个宝宝。然后我就不玩了,诡异的渣女感。


在这期间我一直有...

【艾利】我只能爱你(利威尔性转注意!)

养病期间无聊码得……

虽然我其他坑都还没完结,但我还是顽强地发了上来。

实在是太无聊了……养病啥的(而且一个病好了接着另一个病又来了)

算是不太正经的一篇,因为是无聊产物嘛……

——————————

第一个片段:爱情正在尾随中,请接收


“老师!我有问题!”


面容严肃认真的小男孩高高举起了手,为了显示自己的问题很紧急,他喊得很大声。


被打断的老师听到这个声音就不自觉地嘴角抽搐,但这里可是管理严格的贵族幼儿园,她不能无视学生的提问,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开始接受小男孩一连串的盘问。


“为什么美人鱼要放弃呢?”...


最近身体不好,总之,又是熟悉的坑(>﹏<)

因为之前定了下一个安徒生同人的故事,然后还有个冰冷的爱人坑在那里,所以来这里说一下。

我最近因为病毒性感冒引起了急性支气管炎,病了快半个月了,很不幸地吃药打针都没多少用处,精神很差,经常昏昏沉沉,正在努力看医生吃药中,目测将有相当一段时间要作为一个病秧子养着了。

所以看到这篇小告示的人一定要记得多穿点衣服,多运动,等我康复再见吧~


————不过我觉得就算我悄无声息的坑了估计也没人会发现(日常失踪人口)

牢骚

最近累得很充实,可是我这个人好像天生就喜欢为难自己,在忙得时候还要剖析一下自己,诘问一下自己,最后再质疑一下自己,到现在我大概已经把自己的七情六欲都给质疑完了。

现在的我是没有温度的,这一点诚实地在我的文字上反映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我现在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吧,蛇先生离开我三个多月,他离开的时候也顺带着抽走了我所有的激情与欲望。我是个木头人,等着人说一二三,不然我不会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动。

可能是真的太孤单了吧,孤单到不知道孤单了,所以即使有人问我,我也会说一个人很好,而后在一个人的时候空荡荡地听着音乐,企图让心底里的荒地重新润泽,可是我好像没有办法了。

很想很想养一只猫,这个想法在偶...

没灵感……

最近老没灵感了。

但只要我这么说,一般都会出现相反的情况(比如说我要写某某某啦,结果没写)。

所以我特地写在了这里,看看能不能把灵感君用我的BUFF召唤出来。

记最近的一些事

我这个人有点很讨厌。

我总是喜欢站在至高点去评判别人,而且乐此不彼。

当有人呛我说,那你呢?

我会光棍地回到,我也不咋地啊。

有时候也会深深地为自己地没脸没皮而折服,告诉自己要平和,要大气,要端庄。

而后继续犯贱。

在我生命中,有个起了重要作用的角色。

这个人让我度过了一个不算黑暗却很压抑的童年,她试图灭绝我的本性,可惜我很顽强,并且成功地熬到了可以反过来“回报”她的年纪。

那些爽文会告诉你“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可惜我就没这么霸气了,因为当初折磨了我这么多年,让我又怕又恨的人,她老了,她脑子更糊涂了。而她依旧可以光明正大地折磨我,可我看着她一把年纪的可怜模样,好像除了算了...

闲聊

无聊写些话吧。

写小说也写了好多年了,因为喜欢所以写文,恰好阅读了几年的功夫派上了用场,所以写得东西还能看,也仅仅是能看。又因为懒惰,写得很不严谨,经常断更,之后又遇上了一些事,本来就没有在精进的写作功底刷地退到了开蒙阶段。

身边有人觉得我在写小说,一定很厉害吧,我就笑笑。有人劝我,你写到现在也就这个水平,再写也是浪费时间,还是努力生活吧。

我是个很奇怪的人,至今连我也没看清过自己。

我讨厌过自己,也怕过自己,有时候深深地可怜自己,在无人的角落唾弃自己,有时候嘿嘿傻笑着想我真是个神经病。

但是在写文的时候,我对自己没有任何想法,我就是小说中的人,我是生活在里面的。

大概我是真的很喜...

【艾利】冰冷的爱人(三)(元旦贺礼)(刺猬X蛇)

那只蛇显然不太待见艾伦了。


艾伦觉得吧,大概是对方既没办法一口吞了他这只特别扎嘴扎身体的刺猬又没办法让他滚得远远地。


一般动物,大概就会识趣点走远些了,毕竟蛇是肉食动物,刺猬是杂食动物,硬刺只能被动防御,哪有天生的捕食者厉害。


可是艾伦这只刺猬,很不识趣。


它仍是每天固定出去打牙祭,偶尔捧着野果路过蛇的附近,脸不红气不喘的,他自己没什么反应,倒是把蛇吓得不轻。


这一天,他难得抓了一只小蜥蜴在吃,这种东西不常捉到,捉到了就会就地吃掉,他没有剩饭的习惯,往往会吃得满嘴碎屑,再顶着一张脏兮兮的脸去洗。...


1 / 7

© lsrael | Powered by LOFTER